筆趣閣 > 穿越者退散(一貓餅一) > 第八百七十五章 預先設下的自爆布置

第八百七十五章 預先設下的自爆布置

        皇帝下令,首席長老和艾迪森,一個從殘存的頭顱組織上入手,另一個則從魔導具里檢查剛才過程的影像記錄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邊,托比跳到箱子旁邊打開:“難道是你這死羊頭搞的鬼?”

        箱子里的巴風特頭顱,覆蓋著厚厚的冰霜安靜如死羊。

        托比捏著下巴:“不是這頭死羊…那…搞不好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轉過來望著亂七八糟的地板,上面有說不清是什么組織的東西,勉強能認出半只眼球和已經被炸碎的一些牙齒碎屑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雷斯想了想:“我覺得也許是自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戴佩妮也點點頭:“是自爆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首席長老和艾迪森,經過檢查之后也肯定地點點頭:“陛下,的確是自爆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個被懷疑的長老松了口氣:“大家看到了,是自爆,不是我偷偷做的手腳!”

        奎斯耶爾擰著眉毛,露出一副感到惡心的表情:“難道是在生前植入了什么魔法,好讓自己死了以后也能給敵人造成傷害?真是極端扭曲的做法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種自爆能造成什么傷害?讓人感到惡心的精神傷害嗎?恐怕沒那么簡單…這不是為了造成傷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雷斯搖搖頭:“既然是在喬納斯生前,植入了死后才會自爆的魔法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和托比對視了一眼,看到對方眼里有著肯定的意思,然后繼續說下去:“這是黑左的布置!從這次進攻,就能看出黑左是個多有智慧的厲害人物!他為了防止自己的情報會有被泄露的可能,所以在喬納斯還活著的時候植入了這種自爆魔法。所以一旦發生喬納斯會被審訊、或者提取記憶的時候。就會像這樣把頭顱爆掉,令人無法繼續追查他的任何情報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個貴族恍然大悟地說:“一定是了!之前頭顱在阿雷斯大人那里保管的時候什么也沒發生,但是放進浸首之池就突然自爆,一定是那個魔法,感應到了我們的記憶提取,所以才會被觸發爆炸!黑左居然能預料到這一步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雷斯想了想之后搖頭:“不可能,從喬納斯的話,能聽出來他是自作主張發起進攻的。所以這次進攻黑左自己都沒料到會發生,更不可能料到喬納斯被斬首,然后被放進浸首之池提取記憶這么精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佩妮搖著折扇:“所以…很可能是黑左出于謹慎的原因,給自己所有的手下都事先植入了這種魔法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帝吉利安娜望著滿地污物:“應該就是你們說的這樣,黑左謹慎到可以被我稱贊的地步了。不過既然是能成為傳說的二狂之一,能做出這種程度的事情其實在意料之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考文·貝爾焦躁而又懊喪:“黑左的情報線索就這樣斷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露威妮亞的重臣們也都冷著臉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左悄無聲息地接管了幕后黑手龐大的穿越者,而且還制定了喬納斯這種軍事蠢才,只是粗略看了幾眼就一拍腦袋草率進攻,也差點把王都搞到直接覆滅的可怕計劃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左到底有多可怕,是他們無法憑想象去估量的!

        而現在,喬納斯已經被殺死,這個二狂之一的存在應該已經得到消息,現在也不知道正在什么地方暗中注視著露威妮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對露威妮亞的國力,還有魔導學知識的占有欲這么強,一定還會在某個時間卷土重來!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下一步會是什么?他會為喬納斯報仇嗎?

        像喬納斯這種能把魔神級當寵物的強大下屬還有多少?

        幾個?幾十個?甚至上百個?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傾巢而出的話,露威妮亞能不能抵擋黑左的進擊?!

        一個如此可怕的傳說,正潛伏在未知的暗處覬覦著國家!

        而露威妮亞這邊,除了知道“他是黑左”,這可憐到根本不能算是情報的情報,就再也沒有其他資訊了!

        這就像被隱形的怪物盯住,明知道隨時都可能會被攻擊,但卻根本不知道對方現在蹲伏在哪里!

        這種由于情報匱乏而帶來的壓力,無論是對女帝吉利安娜、還是露威妮亞的重臣們來說都非常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帝吉利安娜揮揮手,用空靈的聲音對臣子們說:“黑左如果那么強大,為什么卻在歷史中蟄伏了那么久才浮上水面?雖然原因不明,但這次他損失了穿越者的兵力,所以一段時間內不會再有其他動作。眾卿別被自己的恐懼壓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看所有人:“不知道除了自曝術式之外,是不是還混合了毒性?所以被崩到污物的,馬上用消毒魔法清潔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露威妮亞的臣子們都松了一口氣,按照女帝吉利安娜的命令開始清除可能存在的毒素。

        戴佩妮對梅露可笑瞇瞇地說:“看吧~~那個皇帝姐姐真的很帥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梅露可用沒有任何感情的目光望著戴佩妮: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首席長老昆塔,很心疼地望著浸首之池:“炸壞了…浸首之池傳承了好多個世紀,居然在我這一代被炸壞了,我真是愧對首席長老的先輩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龐佩瞇著眼睛,表情很別扭地說:“這不怪你,要是事先留心檢查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托比蹲在箱子旁邊,用手把巴風特的頭拋起來又接住,“人頭爆了,那這只羊頭你們還要不要審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首席長老昆塔、大紅蓮狼王、奎斯耶爾、考文·貝爾、艾迪森、阿雷斯,幾個人同時像排練過一樣說:“先檢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幾十道魔法靜謐掃描之后,終于確定了巴風特的頭沒什么“驚喜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席長老昆塔,把巴風特的頭,放在了一個裝滿各種復雜儀器的桌子上:“我想知道,巴風特身首分離,頭顱還能存活的原理是什么,所以需要這張桌子上的儀器來檢測它的生命反應。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掏出短魔杖:“這次的確需要先解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這么溫柔?”

        托比突然從旁邊惡劣地笑著,在首席長老昆塔還沒發出魔法之前,很粗暴地對準巴風特的頭放了個火球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席長老昆塔躲到一邊,而露威妮亞的重臣們有不少人直接鼓起掌來:“干得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們太恨穿越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火焰包裹,巴風特的頭很快解凍,表面的短毛和皮膚被燒焦,然后發出尖銳的吼叫:“啊!!怎么了!發生了什么?!我在哪?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帝吉利安娜緩緩地揚起眉毛,露威妮亞的臣子們也都非常驚訝地停止笑聲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斬掉的頭顱能存活就已經很驚人了,沒想到居然還這么有精神!?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35311.html)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engyan.org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