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汉血丹心(流年书柬) > 第七百一十四章 四海之外

第七百一十四章 四海之外

        在所有知情人的眼中,都越来越清晰地认清这样一个现实。长乐侯元召用十年时光,成功的把一块良材?#20048;实?#29730;成了一柄无敌的宝剑。在他?#31181;校?#23436;美的复制出一个不朽的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披甲罩袍跃上龙马的霍去病,恍然就是元召的分身。在城上城下所有汉军狂热的目光中,这一骑绝尘如同闪电霹雳,挟无尽杀气直接就冲到了两万?#26412;?#22823;营叛军阵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火把亮如白昼,正在将旗之下与几个将军紧急商议退路的旬义听到齐声惊呼,在马上急忙回?#20961;?#30475;时,骇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八楞梨花枪带着凌厉的刺骨寒芒,在他的瞳孔中逐渐放大……几乎是连躲避招架的反应都没有来得及,已经被横贯咽喉!大红披风下的身影冷哼一声,单臂轻抖,撤枪收?#21073;?#40857;马长声?#24187;?#20110;万军之前。她轻蔑的扫视了一眼像一截枯木桩般栽下马背的败将,其睥睨之态,无人敢于?#31508;印?

        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,如探囊取物!两军阵前忽然变得很安?#30149;?#37027;一人一马的光芒震慑全场,简?#26412;?#35753;人生不起抵抗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城头上观战的李陵和陆浚这两个少年,如果不是碍于军中的规矩和身边老将的威严,早就跳起来喝彩呼喊了。在这一刻,对于这位师姐将军的敬仰之心,如滔滔江海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出乎老将李广的预料。片刻之后,面对着黑鹰军和赤火军的前后步步紧逼,早已经被吓破胆的?#26412;?#23558;校纷纷放下了刀剑选择投降。

        ?#26377;?#22900;人冲进城去,到城外叛军束手就擒,前后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。随着那位受两王重托而来统领叛军的旬义被一枪挑于马下,这场叛?#19968;?#32773;说是闹剧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黑鹰军将士们心有不甘的放?#22303;聳种?#30340;?#37117;?#20808;前的时候为了整个部署的需要,他们遵?#29992;?#20196;佯败而逃,心中还憋着一口气呢。正要在武胜门前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?#26412;?#21364;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怯懦,不战而降?

        怀着这样的情绪,在分别押送这些叛军回去的路上,免不了会采取一些?#20384;?#30340;措施。虽然不能杀人,但让他们吃些苦头,总是避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耀武扬威的黑鹰军和赤火军将?#27994;?#22352;镇武胜门的李广也不禁横生感慨。就算是大汉境内所有别的汉军都裁撤,只剩下这两支军队,也足以震慑不臣、威震四海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叛军……不知道朝廷会怎样对待他们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两个少年人探寻的目光,李广轻轻叹了口气。不要说这些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军队了,就算是其余那些驻扎在各郡县的汉军,都即将迎来他们命运的大改变。李广心中非常明白元召的意图。明日之后,?#20154;?#30495;正掌握大权的时候,第一?#21073;?#24656;怕就是要“精兵简政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高祖皇帝?#20004;瘢?#20026;了防范诸侯的叛乱和抵御四面邻国的侵袭,尤其是在与匈奴人的战争中,一直维持?#25490;?#22823;的军队力量。总人数将近七八十万的各种军队,耗费了帝国经济的三分之一有余。这样的消耗,无疑

        ?#29616;?#30340;影响了大汉王朝内部的发展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令人不能忍受的是,如此庞大的军事力?#27994;?#33021;够真正形成战斗力的却是少之又少。在前些年,匈奴人之所?#38405;?#20040;猖獗,在与汉朝军队的战斗中几乎是每战必胜。虽然一方面是他们确实很厉害,但一方面也恰恰?#24471;?#20102;汉军战斗力的低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当今天子那年亲自策划的“马邑之围”为例。兵分五路,总共将近四十万人马,可是却连与匈奴人接战的机会都没有,白白的浪费粮草钱饷无数,最终铩羽而归。由此?#24471;鰨?#25171;仗只凭着人多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召从进入朝?#27599;?#22987;,他一直的主张就是走精兵路线。黑鹰军与赤火军的成长,已经很好地证明了他的正确。如今匈奴已灭,四海荡?#21073;?#20182;是绝对不能容忍再继续养着这些骄兵惰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不是我们该操心的。你们师父一定早已经为他?#21069;?#25490;好了该去的地?#21073; ?

        白首老将淡然回答一句。回首看时,翁城中大火犹未熄灭,三千匈奴尽成云烟。看来需要到天明之后,才能再开城门好好的收拾了。至于那些在另一座城楼上观望良久的外邦贵族王侯们,也已经怀着各自不同的心情,在朝廷官员的引领下,回去重新定位与汉朝的交往关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这个时?#21073;?#22478;内的作乱者应该也已经被诛杀了吧……故意纵容野心的生长,然后一击必杀之!如此开局,果然是大?#25104;?#33394;。你们的小师父,越来越让人佩服了。呵呵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广欣慰的看着未央宫的方向。他虽然从戎一生不?#25569;?#20107;,但积累了这么多年的经验,却?#26448;?#22815;看清楚这纷乱背后,那个年轻人从容不迫的布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早就该站到他该站的位置上!只是他从前一直埋头做事,不稀罕而已……如果他明天当了大汉丞相,想想?#22303;?#20154;激动呢!二十三岁的帝国丞相,执掌重权,恢弘天下!将来的大汉王朝能够达到一个怎样辽阔壮美的局面,真是无限期待!”

        神?#21490;?#25196;的两个少年发?#38405;?#24515;的感?#23613;>土?#32769;将也被他们的激昂情绪所感染,情不?#36234;?#30340;摘下头盔,昂首仰望?#25321;罚?#20284;乎在预想着一个雄伟帝国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欢喜有人悲伤,有人?#31353;埽?#20415;有人失落。垂头丧气的燕王和广陵王,被羽林军押着带往关押地点时,已经是心若死灰。

        ?#21290;?#30528;他们杀进宫来的所有手下以及那?#24653;?#22900;浑邪王,无一例外的都被射杀在星月门前的甬道?#23567;?#36825;样悲惨的下场,与他们预想中的胜利结局天差地别。现在只剩光杆儿司令的这哥儿俩,大眼儿瞪小眼,对即将迎来的命运充满了恐惧?#23567;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们心中还有最后的一丝幻想。?#23637;?#37117;是?#39318;?#30343;孙,皇帝绝对不会杀他们的。大不了进行一番重重的责罚,甚至是被贬去王爵……想到这里时,他们便对名叫元召的那个?#19968;?#20805;满了无尽的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朝一日……必报此仇!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是听到了他们的低声诅咒。把他们亲手关进大牢的韩嫣冷冷的笑了起来。在烟波

        殿里亲耳听到皇帝与元召谈话内容的他非常清楚明日之后的局面。那个十几年来为天下瞩目的年轻人,终于要真正的登上丞相宝座了!

        早就暗中以元召为指路明灯的韩嫣,心底的雀跃不言而喻。他虽然不知道这两位王爷会受到怎样的处罚,但要想报仇,恐怕是痴心妄想了。从前的元召并不在朝堂,就已经能够搅动风云,左右大政。?#20154;?#25104;为含元殿九级玉阶下第一人的时候,手握权柄之重,岂是这两个戴罪之身的王爷所能抗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烟波殿?#20898;?#40664;然?#20102;?#33391;久的皇帝终于把最后的一颗棋子放下。不过,他没有再看输赢。在灯火明亮的宫殿之?#20898;?#20182;感到眼睛很花。也许真的是已经?#20384;玻?#31934;力不继,这个帝国的千头万绪,是不是应该到了交给年轻人去做的时候?#22235;兀?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病体?#20174;?#22914;果感到劳累,就好好安歇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在此安静?#21364;?#30340;元召也没有去看那?#21046;?#26368;后的输赢。灯光之下,他看到了皇帝眼角衰老的皱纹和鬓边突然横生的白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召,你说的没有错。棋局之外另有棋局,天下之大另有天下!那两个逆子,就按照你说的去办吧。但愿他们能开创出属于自己的一番天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?#37117;?#20043;明,臣佩服。本来还以为要费些功夫解说,陛下才会明白的呢……现在看来,倒是多虑了。呵呵!”

        ?#21322;?#24403;然不是世间的迂腐之人。在从前的时候,已经很多次听你说起过大汉疆域之外的世界。那些不同与大汉的洲域地方风土人情都记忆犹新……呵呵!如果朕的?#39318;?#30495;的能够去往这样的所?#20898;?#24320;创新局为王为霸,也算是没有玷污他们的身份了。元召,你去好好的安排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放心。臣一定安排妥当。以燕王的谋略和广陵王的勇力,数年攻略后,必然能够成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他们毕竟也是朕的?#39318;櫻?#33021;够有一条不负他们的道路,总好过在长安与太子不容啊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帝情绪中有微微的慨?#23613;?#20803;召点头允诺。这也其实是他察觉两王异动之后,为他们早就?#24613;?#22909;了的一条漫长征?#23613;?#22823;汉之外的四海九州天高地阔,成龙成蛇,全凭自己的努力和造化去吧!

        时近三更,宫?#24515;?#20365;们围拢过来,伺候皇帝陛下?#24613;?#23433;歇。元召正要告退而出,却忽听皇帝又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钩弋宫那边……明日你去处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召一愣,抬起头时,发现一抹冷酷之色正从皇帝眉梢隐没。他急忙推辞道:“陛下,宫中事,外臣不便介入。还是请陛下自己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宫里的事,你介入的还少吗?让你去做你就去做!想要朕?#38405;?#20204;妥协,就要替朕来分担一些痛苦……哼!”(https://www.shengyan.org/book/126076.html)

  请?#20146;?#26412;书首发域名:www.shengyan.org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?#32602;簃.shengyan.org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
棒球英豪2再见的礼物 江苏快3和值跨度 一波中特030期 软件六肖中特 36选7一等奖多少钱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今天昨天 上海时时彩开奖视频 河北时时彩选号技巧大全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26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 上海基诺发动机装配 海南飞鱼站点 腾讯分分彩全场走势 顶呱刮怎么看编号中奖 6场半全场对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