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漢血丹心(流年書柬) > 第七百一十四章 四海之外

第七百一十四章 四海之外

        在所有知情人的眼中,都越來越清晰地認清這樣一個現實。長樂侯元召用十年時光,成功的把一塊良材美質雕琢成了一柄無敵的寶劍。在他手中,完美的復制出一個不朽的神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披甲罩袍躍上龍馬的霍去病,恍然就是元召的分身。在城上城下所有漢軍狂熱的目光中,這一騎絕塵如同閃電霹靂,挾無盡殺氣直接就沖到了兩萬北軍大營叛軍陣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無數火把亮如白晝,正在將旗之下與幾個將軍緊急商議退路的旬義聽到齊聲驚呼,在馬上急忙回頭查看時,駭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八楞梨花槍帶著凌厲的刺骨寒芒,在他的瞳孔中逐漸放大……幾乎是連躲避招架的反應都沒有來得及,已經被橫貫咽喉!大紅披風下的身影冷哼一聲,單臂輕抖,撤槍收式,龍馬長聲嘶鳴于萬軍之前。她輕蔑的掃視了一眼像一截枯木樁般栽下馬背的敗將,其睥睨之態,無人敢于直視。

        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,如探囊取物!兩軍陣前忽然變得很安靜。那一人一馬的光芒震懾全場,簡直就讓人生不起抵抗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城頭上觀戰的李陵和陸浚這兩個少年,如果不是礙于軍中的規矩和身邊老將的威嚴,早就跳起來喝彩呼喊了。在這一刻,對于這位師姐將軍的敬仰之心,如滔滔江海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有出乎老將李廣的預料。片刻之后,面對著黑鷹軍和赤火軍的前后步步緊逼,早已經被嚇破膽的北軍將校紛紛放下了刀劍選擇投降。

        從匈奴人沖進城去,到城外叛軍束手就擒,前后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。隨著那位受兩王重托而來統領叛軍的旬義被一槍挑于馬下,這場叛亂或者說是鬧劇就此結束。

        黑鷹軍將士們心有不甘的放低了手中的刀箭,先前的時候為了整個部署的需要,他們遵從命令佯敗而逃,心中還憋著一口氣呢。正要在武勝門前好好的教訓一下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北軍,卻沒想到他們竟然這么怯懦,不戰而降?

        懷著這樣的情緒,在分別押送這些叛軍回去的路上,免不了會采取一些嚴厲的措施。雖然不能殺人,但讓他們吃些苦頭,總是避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著耀武揚威的黑鷹軍和赤火軍將士,坐鎮武勝門的李廣也不禁橫生感慨。就算是大漢境內所有別的漢軍都裁撤,只剩下這兩支軍隊,也足以震懾不臣、威震四海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些叛軍……不知道朝廷會怎樣對待他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對著兩個少年人探尋的目光,李廣輕輕嘆了口氣。不要說這些沒有什么戰斗力的軍隊了,就算是其余那些駐扎在各郡縣的漢軍,都即將迎來他們命運的大改變。李廣心中非常明白元召的意圖。明日之后,等他真正掌握大權的時候,第一步,恐怕就是要“精兵簡政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從高祖皇帝至今,為了防范諸侯的叛亂和抵御四面鄰國的侵襲,尤其是在與匈奴人的戰爭中,一直維持著龐大的軍隊力量。總人數將近七八十萬的各種軍隊,耗費了帝國經濟的三分之一有余。這樣的消耗,無疑

        嚴重的影響了大漢王朝內部的發展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令人不能忍受的是,如此龐大的軍事力量,能夠真正形成戰斗力的卻是少之又少。在前些年,匈奴人之所以那么猖獗,在與漢朝軍隊的戰斗中幾乎是每戰必勝。雖然一方面是他們確實很厲害,但一方面也恰恰說明了漢軍戰斗力的低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以當今天子那年親自策劃的“馬邑之圍”為例。兵分五路,總共將近四十萬人馬,可是卻連與匈奴人接戰的機會都沒有,白白的浪費糧草錢餉無數,最終鎩羽而歸。由此說明,打仗只憑著人多是沒有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元召從進入朝堂開始,他一直的主張就是走精兵路線。黑鷹軍與赤火軍的成長,已經很好地證明了他的正確。如今匈奴已滅,四海蕩平,他是絕對不能容忍再繼續養著這些驕兵惰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些不是我們該操心的。你們師父一定早已經為他們安排好了該去的地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首老將淡然回答一句。回首看時,翁城中大火猶未熄滅,三千匈奴盡成云煙。看來需要到天明之后,才能再開城門好好的收拾了。至于那些在另一座城樓上觀望良久的外邦貴族王侯們,也已經懷著各自不同的心情,在朝廷官員的引領下,回去重新定位與漢朝的交往關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現在這個時辰,城內的作亂者應該也已經被誅殺了吧……故意縱容野心的生長,然后一擊必殺之!如此開局,果然是大壯聲色。你們的小師父,越來越讓人佩服了。呵呵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廣欣慰的看著未央宮的方向。他雖然從戎一生不參政事,但積累了這么多年的經驗,卻也能夠看清楚這紛亂背后,那個年輕人從容不迫的布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師父早就該站到他該站的位置上!只是他從前一直埋頭做事,不稀罕而已……如果他明天當了大漢丞相,想想就令人激動呢!二十三歲的帝國丞相,執掌重權,恢弘天下!將來的大漢王朝能夠達到一個怎樣遼闊壯美的局面,真是無限期待!”

        神彩飛揚的兩個少年發自內心的感嘆。就連老將也被他們的激昂情緒所感染,情不自禁的摘下頭盔,昂首仰望蒼穹,似乎在預想著一個雄偉帝國的未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歡喜有人悲傷,有人振奮,便有人失落。垂頭喪氣的燕王和廣陵王,被羽林軍押著帶往關押地點時,已經是心若死灰。

        追隨著他們殺進宮來的所有手下以及那位匈奴渾邪王,無一例外的都被射殺在星月門前的甬道中。這樣悲慘的下場,與他們預想中的勝利結局天差地別。現在只剩光桿兒司令的這哥兒倆,大眼兒瞪小眼,對即將迎來的命運充滿了恐懼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他們心中還有最后的一絲幻想。終歸都是皇子皇孫,皇帝絕對不會殺他們的。大不了進行一番重重的責罰,甚至是被貶去王爵……想到這里時,他們便對名叫元召的那個家伙充滿了無盡的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朝一日……必報此仇!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是聽到了他們的低聲詛咒。把他們親手關進大牢的韓嫣冷冷的笑了起來。在煙波

        殿里親耳聽到皇帝與元召談話內容的他非常清楚明日之后的局面。那個十幾年來為天下矚目的年輕人,終于要真正的登上丞相寶座了!

        早就暗中以元召為指路明燈的韓嫣,心底的雀躍不言而喻。他雖然不知道這兩位王爺會受到怎樣的處罰,但要想報仇,恐怕是癡心妄想了。從前的元召并不在朝堂,就已經能夠攪動風云,左右大政。等他成為含元殿九級玉階下第一人的時候,手握權柄之重,豈是這兩個戴罪之身的王爺所能抗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煙波殿內,默然沉思良久的皇帝終于把最后的一顆棋子放下。不過,他沒有再看輸贏。在燈火明亮的宮殿之內,他感到眼睛很花。也許真的是已經老啦!精力不繼,這個帝國的千頭萬緒,是不是應該到了交給年輕人去做的時候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病體未愈,如果感到勞累,就好好安歇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在此安靜等待的元召也沒有去看那局棋最后的輸贏。燈光之下,他看到了皇帝眼角衰老的皺紋和鬢邊突然橫生的白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召,你說的沒有錯。棋局之外另有棋局,天下之大另有天下!那兩個逆子,就按照你說的去辦吧。但愿他們能開創出屬于自己的一番天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識見之明,臣佩服。本來還以為要費些功夫解說,陛下才會明白的呢……現在看來,倒是多慮了。呵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朕當然不是世間的迂腐之人。在從前的時候,已經很多次聽你說起過大漢疆域之外的世界。那些不同與大漢的洲域地方風土人情都記憶猶新……呵呵!如果朕的皇子真的能夠去往這樣的所在,開創新局為王為霸,也算是沒有玷污他們的身份了。元召,你去好好的安排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放心。臣一定安排妥當。以燕王的謀略和廣陵王的勇力,數年攻略后,必然能夠成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這件事就這么定了。他們畢竟也是朕的皇子,能夠有一條不負他們的道路,總好過在長安與太子不容啊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帝情緒中有微微的慨嘆。元召點頭允諾。這也其實是他察覺兩王異動之后,為他們早就準備好了的一條漫長征途。大漢之外的四海九州天高地闊,成龍成蛇,全憑自己的努力和造化去吧!

        時近三更,宮中內侍們圍攏過來,伺候皇帝陛下準備安歇。元召正要告退而出,卻忽聽皇帝又淡淡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鉤弋宮那邊……明日你去處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召一愣,抬起頭時,發現一抹冷酷之色正從皇帝眉梢隱沒。他急忙推辭道:“陛下,宮中事,外臣不便介入。還是請陛下自己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宮里的事,你介入的還少嗎?讓你去做你就去做!想要朕對你們妥協,就要替朕來分擔一些痛苦……哼!”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26076.html)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shengyan.org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