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厂公(一语破春风) > 番外第十章 温馨下的暗潮

番外第十章 温馨下的暗潮

        各种彩色的小旗在摇曳,风吹着欢乐的笑语、小孩的哭闹或撒娇的声音飞过游乐场的上空,各?#25351;?#26679;游乐设施发出的响声连成一片,远处碧波微澜的湖泊上,白色的天鹅小船在水中荡漾划行,湖边的上?#21073;?#26377;女子颤颤兢兢的声音在响起,惹的下方走过的游客抬头向上望去,那是五十米左右高度的塔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...好高啊...我不敢向下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惜福站在跳板上,抓着扶手吓得脸色发白,偶尔朝下?#23047;?#20102;一眼,在视线里缩小的景物,又尖叫了一声缩回来。就算会武功,她?#27850;游?#32437;跃过这么种高度,站到这里?#30475;?#26159;被白宁和小鱼鼓动的,?#19981;?#32773;想要找刺激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她就后悔了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....不行.....我腿软了,不跳了......不跳了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工作人员忍着笑,毕竟这种场面还是见过不少的,走在下面的时候雄赳赳说什么高度不难,可真要站到这上面,不少人的腿当即就软了,眼前这个女人不管怎么说也表现的还算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好糗.....”白小鱼不忘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惜福回过头,“那你怎么爬在你爸爸背上不下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鱼脸红了一下,想了片刻,从白宁?#25104;下?#24930;下来,小心站在那里叉着腰,神气的扬扬下巴:“看,我不是下来了吗......?#34987;?#38899;陡然一变:“爸爸,你干什么。”然后,惊的捂住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先生!”工作人员?#21561;?#26377;人靠近过来,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惜福看过去,身影一下搂住她的腰,整个身子压过来,俩人抱作一团的瞬间,倾斜下去,直接从跳板上坠了下去,吓得那工作人员?#25104;相?#30340;一下毫无血色,连滚带爬的朝跳板挪?#21073;?#23601;听下方声音刺破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抱作一起的身影疯狂的从高空坠向湖面,凄厉的叫声从女子口中喊了出来。来回几次升起降落后,这次体验才终于结束,白小鱼和白宁坐在蘑?#38477;首由?#21507;着冰淇淋的时候,惜福还在垃圾桶边上呕吐不止,最后一脸发青的过来,脸上还?#26131;爬?#27700;,自然是吓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...以后不吓你了。”白宁向她认错,轻轻的给抚顺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小鱼拿着两个冰淇淋左舔右舔,?#21561;?#36825;对秀恩爱的父?#31119;?#36716;过身背到一边,摇头叹了一口气,但随后被过来的惜福拧住耳朵,疼的呀呀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不敢惹妈妈生气啦.....放过小鱼吧。”白小鱼花着嘴可怜兮兮的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惜福破涕笑了一下,其实她根本就没用力的,只是被这鬼机灵给逗乐,然后白了一眼身后的老白,指着前方的摩天轮:“我要坐那个,你们两个都要陪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?#30333;?#21629;!”白小鱼表情严肃,立正的敬了一个礼。惜福哼哼两声看了看他们两个,一招手,大步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宁和儿子走在后面?#37027;?#20987;了一掌,算是化险为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等过一段时间,上面的人下?#26149;螅?#20182;们一家三口才坐进舱里,随着一阵震动,机器旋转起来,透过窗户视线缓缓升了起来,快要到达最顶端时,几乎小半个城市都进入了眼底,这?#25351;?#35273;和之前站在蹦极塔架跳板上俯瞰下方的感觉又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?#19978;?#19981;是晚上,晚上坐在上面看着城市的夜景应该会是很美的,下次我们晚上再来。”白宁搂着惜福,俩人紧紧靠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靠在他肩上,看着那片湖,轻轻点了下头,叹了一声:“好像悦心湖啊......要是还有一座凉亭就更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?#19981;对?#26469;那种大宅子还是咱们现在坐着的百平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惜福唇角弧微笑,在他肩上蹭了蹭,?#26263;?#28982;是现在的,睁开眼就能见到你们,才不会回去坐那坐走半天都见不到人的大宅子,没一点人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俩人细细碎碎的小声说起一些事情,脸上都洋溢着笑容,偶尔还会笑出声,只有对面坐着的小鱼圆嘟嘟的?#25104;下?#26159;不高兴的鼓起两腮,抱着小手小声?#27490;荊骸?#21448;再秀恩爱......也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未成年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好像听到有人在下方大喊,然后很多人的声音一起在喊,嘈杂的传进小鱼的耳朵里,好奇的趴在窗户上向下看,陡然就一双小?#28982;?#30340;悬了下来,一只鞋子落下从划过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方嘈杂惊恐的喊声更加沸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...妈妈...有人挂在我们上面...”白小鱼吓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宁和惜福自然看见了,让他回去坐好,看那双腿应该是小孩子的,惜福揪住丈夫的衣服:“快?#20154;?..”说着,用手去推了推,根本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宁嗯了一声,?#31181;?#25509;拍在舱门上,里面喀嚓有金属崩断的声响,而外面丝毫没?#37034;?#38519;的痕迹,轻易的将门打开一条缝隙,手一勾,身子极快的闪了出去,那边白小鱼捂住嘴瞪着眼睛,?#34892;?#19981;相信刚刚?#21561;?#30340;,自己的爸爸怎么一下变得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,白宁又闪了回来,将门轻轻阖上,惜福看了看外面,?#36828;?#23376;竖着手指在唇边嘘了一声:“小鱼要保密知道吗?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鱼捂着嘴愣愣的点了点头,稍后,他放下手小声问道:“爸爸是超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俩相视笑了一下,对于这个时代来讲,他们的武功不就和超人一样吗?#38752;吹?#20799;子崇拜的目光,白宁点了点头:“对,爸爸就是超人,所?#38405;?#26356;不能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#25319;!?#23567;男儿坚定的点下头,“小鱼不会说出去,会给爸爸保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拍着胸脯保证下来,几乎高兴的在舱内又蹦又跳,大概是因为知道了爸爸的秘密,或者自己竟然会有一个超人爸爸而感?#21483;?#22859;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阳西下,小鱼骑在白宁的脖?#30001;希?#25410;着?#31181;?#30340;玩具大呼小叫着,惜福挽着丈夫的手臂,一起漫步在?#36947;?#36710;往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!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鱼跑在前面,回过头下手合成喇叭对白宁?#26263;潰骸?#19979;次,?#19968;?#35201;来——?#34987;?#40644;的光映在三人的身上拖在地上,那是幸福的合?#21834;?

        夜晚降临,在另一个城市某个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烟灰燃的很长,随着人的手抖动,断在了桌上。东方旭一只手打着绷带静静的坐在一张椅?#30001;希?#22806;面景色的灯光照在脸上,一片灰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,门敲响,有人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?#30333;?#38271;,局长请你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,东方旭看了一眼窗外的夜景,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走了出去,齐守恒紧贴在后大步上了电梯,最后最高层停下,?#25386;?#36208;在走廊里,他对身旁的?#31508;?#38497;然开口:?#21485;?#26524;这次我被停职,我都希望你和蔡昭能继续?#20961;?#19979;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们站在了局长办公室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的,我和蔡昭一定会给组长挣回脸面来。”后者捏起拳头做出了?#20449;怠?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旭点点头,敲响了房?#25319;?

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后,他坐到了房里,等待裁决。对面的老人盯着沉默的身影片刻,伸手将一台笔记本打开,里面有风的声音、人的说话声,然后,笔记本的屏幕转到了东方旭面前,那是摇晃的镜头画面,若是白宁在场,一定会惊讶的发现那正是他杀死两名能力者时的场?#21834;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大概也清楚,这些画面是怎么来的。”老人嘶哑的嗓音响了起来,“两个能力者的牺牲,方才有了这短短十多秒的镜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旭沉默着,屏幕里不断循环的画面重放在他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画面传回?#26149;螅?#23616;里的人几乎都动了起来,除了那人的身形和眼神外,我们一无所知,局里的档?#25954;?#22312;这两天翻了底朝天,也没有类似的罪犯。”这位花白头发的老人倒过一杯茶,推到男人面前:“他刷新了我们的?#29616;?#19968;种只存在影视小?#36947;?#30340;武功,活生生的搬在了我们眼?#21834;!?

        沉默的男人终于有了一点动作,双唇张了一下:“想要招降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人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一只木盒,取出里面几枚古朴的玉佩,“我?#38393;?#20063;有疑问,对方为什么不将这几样东西一起拿走?对方这样的身手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过,还有那个突然出现的女子,这样年纪轻轻不可能有这样的武功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很让人困扰啊。”他摩挲着掌心的蛟蟒双交玉器,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旭点点头,取下了上襟?#26131;?#30340;证件以及枪套里的手枪,放到了桌上,那边,老人摆手阻止他:“不不,我是问你准备好再次与这样的?#29615;?#20102;吗??#31508;?#37324;一张任命书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    ?#20174;?#36807;来的男人,恭敬的敬了一礼,取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,坚定而又严肃:?#30333;?#22791;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旭跨出门口的瞬间,整张脸大笑起来,扬起?#31181;?#30340;任命书,对走廊等待的齐守恒吩咐道:“我们的工作来了,咱们先从档案那边入手,把这几十年来的各种人物先翻一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守恒大声喝了一声,目送整个焕然一新的背影离开,他看了看裂开一条缝隙的局长房门,靠近过去。里面,老人看着?#31181;?#30340;玉佩,苍老的声音缓缓出口:“小齐啊,盯紧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门,砰的一声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静谧的玉佩,指尖滑过刻纹,老人浑浊的眸子里闪发惊惧的神色:“你到底从哪里来的啊,本督这样的称谓真难以让人置信,人怎么可能活那么久.....真让人感?#23047;?#24597;,千万.....别是我那样的猜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ps:第二更,春风终于可以去过生日了。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09243.html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
企鹅排球 辽宁快乐12爱彩乐 内蒙古福彩快三走势图 拖拉机扑克牌游戏玩法 3d2019年历史记录 六合图库网址 老钱庄三肖中特期期准 金花三张牌图片 11选5漏洞赚千万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近200期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试图 上海快三形态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开奖器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平特三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