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厂公(一语破春风) > 第六百七十二章 黄泉

第六百七十二章 黄泉

        黑夜到了最深处,雨停一阵,下一阵,金国的大纛倒下,厮杀的声音如决堤般汹涌澎湃,背嵬军几乎全部压了?#20384;矗?#20196;阿鬼陀再也无法坚持,壮士断腕舍弃了一部分骑兵,与完颜兀术调头逃离了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,火光倒映的人影,火龙相连着围拢小丘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人影分开,让出一条道来,完颜宗翰目光微抖,那边一众锦衣披风的身影在排开,一名骑马的男子众星拱月般走到小丘下抬起头望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国军神…第一次见面。”白宁冲他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独目老人点头,“是第一次,东厂提督…”他的汉话并不是很好,咬字模糊,“不过…也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不打算?#30563;擔俊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完颜宗翰旋即沉默了一下,“今日只有死了的?#26149;保?#27809;有降于武朝的元帅,做那第二个完颜宗望。白宁你该清楚,今日本帅死意已决,方才能唤醒沉迷享乐的女真……就像你为你的民族所做的那样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!!”完?#25112;?#24377;子推了他一把:“死了有什?#26149;茫?#20182;们不会记得你的,完颜宗干他会很快把你忘掉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不了,兀术可以走,娄室可以走,任何人都可以走,但老夫不走,走了或者降了就给女真丢人啊!”老人轻轻拍着他的肩膀,看了看落下来的雨,望向白宁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举起了手中钢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边,还剩下十余名侍卫,跟着做出了同样的动作。完?#25112;?#24377;子“啊啊!!”发出拼死的嘶吼,向着下方黑压压围困的士卒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小丘?#19979;?#20986;了步伐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宁转身挥手,声音阴冷:“成就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弦音吱吱的绷紧,然后嗡的松开,箭矢飞了出去,数百道黑影覆盖在了奔跑冲锋的人影上

        噗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羽尾在身上颤抖,老人的视野就像被抽离拉?#35835;耍?#26377;血溅在了眼里,昏暗的视线变成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冲出去的脚步变慢了,肩上、胸口、大腿传来剧痛,像是有东西镶?#35835;?#36827;去,慢慢变得麻木,脚不听使唤的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听到鲜血正在流淌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咕咕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能走到这里了,剩下的路让活着的人继续走下去。?#31508;右把?#19978;没有繁星的苍穹,缓缓阖上。

        ?#20800;?

        魁梧的身躯倒下了,纵横一生的老人,终于马蹄渐去…

        初平七年,九月秋,金国元帅完颜宗翰与武朝背嵬军岳飞战于泽州,历经一日一夜,女真元帅战死,武朝惨胜,让天下所有人得知翘首以盼的结果后,为之大惊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夜,白宁在帅帐会见了岳飞,商谈了一些内容,翌日大军休整,待得过去一天,折损严重的背嵬军继续北上,跨过中京道,?#21271;?#19978;京而去,与此同时,东路河间军以及大名府的关胜趁胜北上,如入无人之?#22330;?

        完颜宗翰的死讯如同长了翅膀朝南北飞去,在得知宗翰被杀后,整个汴梁沸腾了起来,此后陷入灯火通明的盛况,俨然变成了不夜之城,妓子依楼歌唱,摆弄风情,文士邀友谈论战?#25314;?#20852;奋处拍桌而起,脸面潮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被女真南下屠戮的人?#36965;?#31471;着黄纸跪在自家门前或路边烧了起来,望着飘飞在黑夜中的纸?#36965;?#21452;手合十,泪流满面低声泣诉,将话语寄在风里,好让‘那边’的家人亲戚得以安息,哭声嗡嗡在黑色里隐约传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泛起鱼肚白,秋日的阳光早早的吐露金辉,重重叠叠的宫宇映出金光粼粼?#40644;?#26377;人影走在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了?#40644;?#21834;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想起接到?#21335;?#24687;,曹震淳笼着袖子站在屋檐下看着升起的太阳发出感叹,斑白的头发显示他已近迟暮,目光中,远远的一道身影朝这边走来,他快步朝对方走过去,身旁的近侍想要搀扶,被他?#26377;?#25512;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走近,涂抹胭脂的老脸上瞬间堆起笑容,率先开口:“秦大人这么早就来,早朝还早着?#20800;?#38491;下还?#27492;?#37266;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不急,陛下还小…多睡会儿也是应该的。”秦桧朝他拱手见礼后,负在身后并肩行走,满脸喜意,“况且老夫昨日知道消息,彻夜难眠呐,不知不觉就到了宫里,还望曹公公不要见笑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震?#23601;?#26679;笑着,点头:“原本北伐,咱家心里也没有底的,但是督主太过紧迫,我们这些下人啊,哪里?#19968;埃?#22909;在……赢了,了?#40644;?#21834;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真的了?#40644;稹?#31215;弱已久,却能做到…原本我也是不?#26149;?#30340;…但真的做到了。”秦桧颔首抚须,同意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走在?#20063;?#30340;老太监依旧?#26131;?#31505;容的偏头:“那…咱家好像看出秦大人心里还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桧摇摇头,停下脚步望着宫檐的雕画,叹了一口气:“外面是大胜,可你我都知道这是惨胜,是用无数将士?#21335;?#34880;铺出来的,闭上眼睛就想到当年汴梁城外那人间地狱的?#26131;礎?#33267;今老夫还历历在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震淳交叠双手在下腹转身看着他:“打仗嘛,哪有不死人的,大家往磨盘上一站,屠?#37117;由恚?#23601;算是岳飞这样的将帅也难免会死在战场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人活着的人寒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桧走上垂拱殿的台阶,此?#32972;?#38047;在皇城敲响,他出神的望过去,哈了一口气:“仗打完了,金国元帅也死了,北面的女真人该是坐不住了,曹公公,咱们要做好和谈的?#24613;?#20102;,今日朝议不如就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边的老太监微微皱着眉,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,早朝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   九月末,上京出入城门的盘查变得?#20384;?#36215;来,城内更是?#40644;?#32039;张。自完颜宗翰的死讯传?#26149;螅?#20415;成了这般情况,原本上面的人想要封锁这条消息,可后半夜就传了出去,弄的满城皆知,城里一度有混乱发生,好在弹压的极快,最后女真兵在城里抓人,杀了一批后,民众才渐渐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呯

        精美的武朝花瓷推倒在地上,御书房里完颜宗?#26432;?#30528;双手焦躁的来回走动,原本以为宗翰过去能平推武朝的军队,自己这边也好挟大胜顺利登基,转眼间,宗翰死,对方快要打倒京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朝堂上,主战与主和的吵闹起来,颇让他头疼,主战的如完颜斡鲁一批杀出来的女真老将,自然不?#24066;?#21463;辱,建议宗干调银可术和完颤阇母、辞不失这些将领回援上京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抽调这些人回来,那么完颜宗望如果真在武朝的那支军队里,整个情况就让他感到不是那么乐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朝的军队不可能那么能打,一定是宗望在里面帮?#27169;?#36824;有女真的一些叛徒”他肯定?#21335;?#30528;,手愤慨的在桌上敲响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外,脚步声过来,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进来的是完颜宗峻,也是完颜阿骨打的长子,不过一个庶出,一个嫡出,俩人在书房相见,变得?#34892;?#24494;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和。”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09243.html)

  请?#20146;?#26412;书首发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