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厂公(一语破春风) > 第六百六十八章 血泪(四)

第六百六十八章 血泪(四)

        “武朝人打的什么注意?就为了拖住阿鬼陀的骑兵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纛之下,老人长时间骑马,身子?#34892;?#30130;了,此时让义子金弹子搬来椅子坐下,魁梧如小山的身躯与那张椅子显得极为不协调。

        视线里最前方的两个步兵方阵还在顽强的抵抗,根本不是他印象中的那个武朝军队,那个一触即溃的军队,至少对方眼下能与金人的步卒相提并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背嵬……”宗翰呢喃念叨这两个从前方战场传来的字眼,细细的咀嚼俩字中蕴含着什么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有人骑马来到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完颜兀术扬着马鞭抽在空气里,出不耐烦的噼啪声,他是第四次过来这边,拱手道?#39608;?#35753;我上去吧,那个用双锏的南人昨日戏耍于本王,若是不将他擒拿…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能打赢对?#21073;俊?#23436;颜宗翰毫不?#25512;?#30340;打断对方说话,?#25239;獯游?#26377;过的威严?#31508;?#24050;长有短须的脸,“兀术,你还稚嫩了一些,对面这支武朝军队?#34892;?#19981;一样,你不能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完颜兀术脸震的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弹子在旁边隐隐勾起嘴角冷笑。老人张张嘴,想要说话,但随后?#25239;?#20559;移?#26029;?#20102;战场,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日的光芒?#29992;?#36807;来,那是一支竖着红色的旌旗飘在风里,无数的马蹄如雨点般轰击着地面,溅起泥土的尘埃,一道道飞驰的轮廓犹如海潮一般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纛下,老人站了起来,淡定的竖起一只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完?#25112;?#24377;子拱?#33267;?#21629;,回到了属于他的本阵,数千披着铁甲的骑兵终于派上了用场,缓缓迈起了马蹄。

        西面,阿鬼陀冷汗密布在额头,他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,牙关不自觉的咬紧,扯动?#31258;?#25320;马回转,嘴张到了极限,声音奋力的挤出喉咙?#39608;?#25318;截他们,快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那些被他?#28216;?#32966;小懦弱,只知道?#20384;此?#27515;的武朝士兵,此时有人在阵中呐喊出声?#39608;?#32544;住他们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轰然间,数千人的方阵犹如溃烂的堤坝,密密麻麻的人影都在呐?#22467;游?#30528;兵器疯狂的奔行,虽然依旧害怕的颤抖,但怒吼让他们感到自己是有勇气的,片刻之后,这群原本害怕到极致的士兵拦腰撞上正在迂回调头的女真骑队,枪林抽刺,一匹匹战马肚腹飙血,悲鸣倒地,四蹄挣扎着在地?#19979;?#36386;。

        ?#21543;?#21834;啊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 害怕到极致的另一面便是疯狂的歇斯底里,突然杀疯了的武朝士卒将锋线随?#25490;?#21564;的狂潮在骑队?#26032;?#24310;过去,阿鬼陀躲过一枪,抽刀劈中冲来的身?#22467;?#23545;方还在动作,长?#21246;?#26469;,他照着那人扭曲的脸劈出第二刀,皮肉被旋了起来,尸体倒下,后面又有人冲来,前仆后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疯了…..

        他?#32784;飞?#36807;一丝念头,望攒动的人头,这些人口中出歇斯底里的?#32531;穡?#21534;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    海东青飞过战场上空,太阳已是西斜,最前方胶着的军阵还在不停的厮杀,成千上万的人海里,牛皋一支铁锏不见了踪?#22467;?#19968;只手拿着盾?#30130;?#26377;箭矢钉在上面弹开,他?#35821;?#30776;烂一名女真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破烂的披风扬了一下,他回头,听到马蹄震动大地,大叫?#39608;?#24351;兄们,时候到了!给他?#24378;?#36335;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呐?#22467;?#36523;旁,乃至周围?#26174;?#30340;士卒在这一刻?#20004;?#20102;身子,混乱的战场中央,几乎是同?#26412;?#36215;了手中残缺的盾、卷口了的刀,弃了杀戮朝着同一个方向力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路!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一直胶着的女真阵地,然而在撕心裂肺叫喊中冲来的重重叠叠的人?#22467;?#29190;出之前并未见过的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各种声音的呼?#21834;⑺缓?#27719;聚成一片,这些武朝士兵将盾牌顶在前面,在接近的刹那,脚步猛的踏地,一道道身影跃起来疯狂的朝对面的人堆撞了上去,身后力奔跑的同袍推挤着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盾与身体的冲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牛皋举着盾牌身子前倾,脚跟不断的往后?#29275;?#38081;锏奋力的朝那边的女真士兵砸去,血水顺着瘪下的铁盔流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蹄声越来越急骤,出轰隆隆的震响,推挤的武朝士兵在打开缺口后,飞快的左右散开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,烟尘卷了过来,高宠出恐怖的咆哮,虎头枪轰然?#27493;?#21069;方竖起的盾牌上,双臂力一挑,盾牌乃至盾牌后面的敌人一起被?#21697;?#20102;出去砸倒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翻滚的马蹄踏上了交战的锋线,来不及撤走的金兵、武朝士兵也在一刻被活活践踏,血肉涟漪的在战马的冲锋下铺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完颜宗翰立在大纛下,亲?#32769;?#35201;拉着他避开这支?#32972;?#32780;来的武朝骑兵,被他用鞭子抽开,“本帅就这金国这堵墙的墙根,若是撤了,墙壁就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老人拔出战刀,周围的亲卫们纷纷组成一道防御线,宗翰高吼?#39608;?#22823;纛不能倒下,所有人堵住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完?#25112;?#24377;子和完颜兀术带着三千人的重甲骑兵出现在了战场,偶尔飞过去的箭矢无力的在他们身上弹开,金弹子举起双锤,纵马飞奔,大喝道?#39608;?#38081;浮?#28291;?#25226;那伙武朝骑兵拦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后、周围密密麻麻的的黑色骑兵在面甲后面出沉闷暴喝,女真的步兵开始后撤让出道,铁蹄践踏大地的声响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背嵬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宠挺枪高亢的吼叫,马蹄翻动的度更加的快了,“有死无生!!”

        重枪在下一秒抵在铁甲上,迸出火花的一瞬,将敌人从马背上向后顶飞出去,随后横枪一架,叮?#21335;?#22768;,火花在枪杆上跳起来,陡然而来的箭矢落地,迎面一名金将收弓纵马扑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罡风呼啸,铁?#21246;?#26469;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宠一勒?#31258;?#21333;臂猛的力,枪?#25749;?#25195;打在对方枪头上,巨大的力道挥过去,只听啪的一声响,刺来的枪头镶嵌的地方断裂,枪头直接彪飞出去,扎进一匹奔腾的战马臀部上,马匹受惊人立而起,将背上的铁甲骑士摔了下去,反向狂?#30002;?#22312;后面冲锋的一名铁浮屠前面,人仰马翻,凄厉的?#24187;?

        完颜兀术扫了一眼光?#21644;?#30340;枪?#32781;?#21523;得亡魂大?#22467;?#19968;扯?#31258;?#24448;回逃跑,那边想要追击的高宠,不得不停下马蹄照着两名冲来的重骑展开厮杀,随后更多的铁?#23383;?#39569;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?#26519;?#30340;战马被?#21697;?#33853;地,高宠一枪扫下敌人,吼声再起?#39608;?#32972;嵬铁骑何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?#23545;?#30340;,数量庞大的万骑当中无数的声音在吼,冲锋的马队渐渐散开,中间一群披着斗篷的骑士鱼贯而出,下一刻,直接与对面的铁甲骑兵撞在一起,双方?#26519;?#30340;骑枪在人群中互相对刺。

        呯呯呯呯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火花不?#26174;?#33016;甲?#20185;了?#36339;起,战马与战马的对撞,马嘴喷出腥味?#21335;?#34880;,双方的对撞止于交战的位置,死去的人的尸体、马的尸体重重叠叠堆积在了一起,形成一道尸骸的墙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轻骑!谁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紧随在后的武朝轻骑绕过了惨烈的重骑碰撞,跟在前方将领身后直插女真后方的中间大纛。

        铁制的盾牌?#25237;?#29260;后面的人被?#21697;?#36215;来,高宠已经能清晰到看到那顶帅旗下站立的老人,度更快了,手中虎头重枪狂乱的?#28216;?#25605;乱刺来的枪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骑当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完颜老贼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杀你了!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枪锋闪出暗血戾芒

        ps:本来这章是昨天的,结果写到一点半,写不动了,找不到感觉。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09243.html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