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厂公(一语破春风) > 第五百四十五章 白宁屠蛟

第五百四十五章 白宁屠蛟

        山麓、窄道,有车轮碾过的痕迹,夕阳下的山巅,信鸽扇动翅膀沿着道?#36153;?#32501;?#25159;ィ?#25968;个日夜后,终于在咆哮的黄河岸边一处隐蔽营地的木架上?#31456;?#30340;羽翅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近有人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名番子从木架上的信鸽取?#36718;?#26465;,恭敬的交给正走来的青年宦官。

        拂尘甩开,小晨子接过纸条在指间展开看了一眼,嘴角勾起欢喜的角度,快步朝中间的大帐过去,候着帐帘声音尖细:“夫人,大喜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?#21462;?

        轻声?#20154;?#30340;身影被?#35776;?#25600;扶着走到帐外,陡然听到消息惜福脸上微微呆了呆,声音?#34892;?#34394;弱:“玲珑他们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晨子很早就跟着白宁,吃住基本也在白府,更是将眼前这位女子看成了自己的亲姐姐,此时脸上遮不住?#21335;?#33394;,手激动的颤抖着挥了挥,“都没事…都没事…就是死了几个下面的人,只要夫人的药找到了,一切都值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惜福轻声说了一句,从他手中取过记载消息的纸条,看着,随后合上眼帘,眉头紧锁,“为救我一个人,却让那么多条人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都值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九听到消息也走了过来,他一个大老粗说不来什么话,将金瓜大锤往脚边一丢,拱手道:“要是夫人有什么三长两短,死的人更多…夫人啊,你活着就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边,小晨子瞪着他沉下嗓音:“你说什么浑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九?#19981;?#30634;过去:“俺说不来啥好听的,就是?#34987;埃?#22827;人心好,干嘛遮遮掩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咳?#21462;取?#21683;?#21462;?

        自?#20154;?#22768;传来,二人方才停下话语,惜福捂着嘴摇摇头,伸手让?#35776;?#20908;菊停?#40595;繁车?#21160;作,柔声道:?#21834;?#37329;大哥的?#21834;?#25105;没往心里去的,只是想到那些死去的人……大家都活的不容易…心里像是堵了一下,感到内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…夫?#22235;?#20320;还是不要说话了…”小晨子掌了掌嘴,叫道:?#23736;?#33738;,快些把夫人扶进去,山里天气凉,别惹出风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惜福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透支了体力,脚下?#34892;?#19981;稳的往帐内走去,掀开帘子时,惜福回头:“过去多少时辰了?#21683;?#26159;相公回来了,一定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晓得晓得。”小晨?#26377;?#24352;着手臂将惜福请了进去后,笑脸收起来,狠狠的瞪着后面的粗汉,啐他一口:“夫人急不得的,要是心里窝出个病来,你家老小不知道死几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九扣扣头顶的铁盔,耸耸肩:“?#23576;?#26159;心直口快,再说原本我想跟着督主一起下去的,结果老高被点了名,俺窝在营里满身都不自在…..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晨子像是没听到他的话,望着夕阳自顾自的说道:?#21834;?#30563;主他们都进去两个多时辰了,怎么还不出来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瞎担心,督主一身武功,这天?#24405;?#35841;能敌得过?”金九拾起金锤转身走开,朝着那边严密守卫的地方过去,手扬在空中:“安心啦,洞口?#37034;?#32769;金守着,保管不会出意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到岗位上,木柱支起来的架?#30001;希?#19968;条手臂粗的绳子一直?#30001;?#21040;了下面的洞窟里,探头望了一下,里面漆黑见不到底,似有似无的冷风吹下面?#30634;侠礎?

        冷的刺骨。

        顺着绳索,我们的视线投下去,穿过犬牙交错的圆筒洞窟一直往下到底,湍急的水流哗哗哗在黑暗中?#20013;?#30528;,冰冷的水滴?#30001;?#26041;洞顶的钟乳石上一点一滴的落在岩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滴滴嗒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自远处的黑色,有十多道光亮在摇摇?#20301;危?#36879;过黑?#25285;?#37027;是一支举着火把的?#28216;?#22312;怪石嶙峋的地下河岸缓慢的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环境里,?#28216;?#20013;间有人移动火把照着周围,小声讨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水真是奇了怪,又不结冰,却冷的死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不得这里有什么异宝,不?#27426;?#20027;也不会过来…..”

        ?#21834;?#20250;不会和夫人的病有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嘘…小声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俩人说话的前面一个枯瘦猥琐的脸转了过来,嘴角扬扬得意翘起:“你们说的没错,这里面确实有一件宝贝,还是我现的,?#19978;?#19982;我无?#25285;?#20170;日督主既然要,我?#20384;?#33258;然…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声音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番子转过头看向水面,?#28216;?#20013;?#22810;?#30340;拔了出来,前方行走的身影停了一停,公孙胜紧张的握住了剑柄,旁边的身影,冷漠的脸只是侧的一瞬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水面嘭的一声炸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浪花溅起一丈多高,昏黄的火光下,一道黑?#30333;?#27700;中一闪而来,停下的?#28216;?#37324;有人惊呼了一声,被卷起飞在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….救我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凄厉的长呼响起的刹那,整个人在眨眼的功夫没入水中消失,流淌的水面再次平静下来,就像刚?#24080;?#20040;事也没有生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掉下去了…”有人慌张的问,?#28216;?#20013;的档头连忙清点人数,?#32440;?#28040;息传去前?#21073;?#22909;像是刚刚的李先生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盗墓贼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宁清冷开口:“继续走。”说完,转身朝前迈动了脚?#21073;?#36523;后的?#28216;?#21482;得克制惊慌,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?#23736;?#20027;…那?#20384;詈么?#24102;我们过来…”公孙胜见熟人就这么消失,心?#34892;?#19981;甘。

        云纹步履走在湿漉漉的地上,小石子滚动的声音。白宁瞥了他一眼,“一个?#20011;?#27809;用的?#19968;?#27515;就死了吧,再说他们这?#20540;帘鶉四?#30340;,早晚也不得善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白宁顿了顿,手中的黑刀轻摇,那条阴河里有水逆流的声响传入他耳中,随后,袍摆下,脚步偏转了方向,猛的拔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哗哗哗哗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水浪翻滚,逆流的水面拱起了巨大的水幕,霎时,一对通红的光芒在水帘后面?#20102;福?#22312;?#28216;?#25152;有人?#20174;?#36807;来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嘭的一声,水幕破开,一条黑色的长影直扑向?#28216;?#20013;间而来。前方地面上,脚?#20132;?#30340;一下跃起,身影拔刀,昏黄的火把明明灭灭起来,只见一道黑色的半月在所有人视线中划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呯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刺眼的火光在黑?#36947;?#36339;了一下,破开扑来的水浪哗的倒飞回去,黑色的?#24230;?#20687;是与水中的东西硬磕了一记,一声?#28216;?#26377;人听过的吼叫声响起,又飞退回了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宁落地收刀归鞘,岸边嘭的一声有东西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近的番子举过火把照过来,下一秒,他捂住嘴才没让自己叫出声来,地上的东西是一根如同手臂般粗细的爪子,上面是密密麻麻的鳞片在火光里反射寒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宁冷冷看了一眼,转过头去:“把那东西的手爪带上…..”他目光朝前望过去,河道的尽?#39134;戲剑?#26377;一块出莹莹冷光的物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大概就是寒玉了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ps:还有一更。好了下一章就转回主线。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09243.html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