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厂公(一语破春风) > 第五百一十五章 堆积的公事

第五百一十五章 堆积的公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正文  第五百一十五章  堆积的公事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章

        酝酿已久的水滴滴答落在屋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影穿过灯笼的光芒走进书房,屋内,海大福恭候多时,见白宁负手进来,躬身拱手:“恭喜督主寻得夫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督还不想回来,可千人眼睛盯着,不回来都不行啊。”白宁走过书桌,手指在桌沿划过,“曹震淳那老东西,害怕本督不回来,尽搞一些小动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坐下后,他看了看桌上堆满的纸页,“那假提督连一点事情都不做,都给本督留着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督主,奴婢能自己做的,都做了,可这些都是各地的要事,奴婢不能擅自做主的,毕竟陛下还是个哇哇大哭的孩子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有的忙了。”白宁拿起一张公文,旁边胖太监连忙磨起了墨,他道:?#21834;?刚刚宫里来了消息,雨千户已经…畏罪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宁看着公文上的字迹,脸上尽是漠然和冰冷,随后拿过毛笔沾了沾墨水,在上面批注,海大福见状,张了张嘴,却是将想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诡异的安静,只有沙沙的笔尖在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外,有脚步声过来,门口侍卫道了一声夫人后将门打开,海大福掀了掀袍摆,就要跪下,惜福大惊失色连忙跑进去,“不要跪啊…今天都被人跪够了的,不要跪,快起来啊,海公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”胖太监犹豫的看了看白宁,见对方点头,这才站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惜福帮他整理皱起来的袍子,轻声道:“你都快和我爹岁数一样了,就别跪了啊,我给相公求个情,以后都不要跪了,看着让人心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既然这么说,以后就不要跪了,见谁都不用跪。”白宁自然?#26469;印?

        海大福双唇微微颤抖,看向惜福,膝盖又要弯下,对面女?#30001;?#24433;连忙跑出门,提着一盏灯笼朝书桌后面的白宁摇了摇:“姐姐的事,我解决了。”然后又对胖太监说了一句:“海公公,惜福先走了,不打扰你们谈公事了,还有不要跪了啊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白宁吐吐舌尖,带着春梅冬菊俩?#35776;?#21033;索的跑?#35835;恕?

        门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海大福擦了擦眼眶,“眼里进了些沙…怪?#21693;?#30340;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宁转过头来看他,随后重新拿起毛笔,一边批着公文,一边说话:“雨化恬的事就这么过去了,以后谁也不要提了,说?#28783;?#20182;的吧,比如咱们宫里的那位太后,有什么?#20174;Γ俊?

        “据曹公公那边传来的消息,太后没什么?#20174;Γ?#20687;是什么事都没生过一般,晚间该吃的吃,该睡的,比咱们睡的还香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张公文批完,放到一旁,白宁重新抽过一张,继续书写,“那个女人比本督想象的要脸皮厚一些,练出来了啊,她能?#31508;?#20040;事都没生过,本督可能不行,上次说若是再犯就让她光着身?#28216;?#30528;汴梁跑一圈,显然不行的,有损皇?#24050;?#38754;,咱们脸上也无光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海大福想了一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打入冷宫吧。”白宁随手将纸张丢开,目光冷漠下来,“除了衣食,任何人都不得见她,一个宫女太监都不能放进去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老的宦官将批完的公文一一收拾起来,犹豫片刻,他说道:“督主,刑部总?#25238;?#26159;非已去西夏半年了,还没有消息传回来…会不会有什么意外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对面的白宁似乎并未听到声音一般,看着一章公文愣在那里,脸色也?#34892;?#38452;晴不定的变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督主…”他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宁握着那张公文,手?#35835;?#19968;下,回过神来,方才道:?#21834;?刚才你说断是非?应该不会有?#20365;猓?#37027;边?#23567;?#21514;客神’范畴接应照顾,不会有事。只要他那边得到?#38750;?#30340;消息传回来,就可以动手了,当初赫连如心留在皇宫里的秘密,咱们也都会知晓。所?#38405;?#35813;明白本督为什么带她回京城却不让她进白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?#21834;?#26126;白了。”海大福目光?#20102;福?#24819;了一些事情,“若是断是非那边的消息?#38750;校?#22900;婢立?#28147;?#21160;手,难怪她在京城时,时常会秘密联络一些人,后来无意现,这些人是西夏人伪装的,现下看来此她非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演戏,本督就陪她演好了,,你们也?#24515;?#25171;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谨记。”海大福应下,看着烛光中阴柔的那张侧脸,犹犹豫豫了半会儿,白宁转过?#25151;?#20182;,“还有什么事,一口气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海大福凑上去,低下声音:“黄信…在兖州桃洼镇被抓获归案了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书写的笔尖顿时停了下来,随后又继续审批,声音冷漠,“他可有反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?#25991;?#27713;顺着笔尖滴在纸张上时,海大福摇头,“黄信没有反抗,刘瑾和冯宝找到他时,就自己让他们?#21487;?#20102;,大抵是认命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毛笔扔在了桌上滚动,白宁拧着眉头,伸出一根手指,点了点书桌,震动着烛火在摇曳,“曹震淳可害得他不清啊,咱们昧良心做的事不少,唯独这事,让咱家心里不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海大福忽?#36824;?#19979;来,“还请督主饶他一命,让归隐山林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宁朝他?#35835;?#19968;个赞许的目光,“既然求情,那你去办吧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待人离开后,白宁看着桌上那张刚刚让他失神的公文,表情?#34892;?#22833;色,拳头捏起来想要砸过去,但随后揉起了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上面的内容是去年他提到过将眼线利用商队布置到草原上去,如今反馈回来的消息,一一列出的草原部落大致的分?#24049;?#20154;数,以及纷争等等,不过上面有一个刚刚崛起的部落与一个人的名字却引起了他的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乞颜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孛儿只斤.铁?#33738;?

        “成吉?#24049;埂?#36825;玩笑开过火了,?#20302;常?#35201;是你他娘的还活着,非再弄死你一次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个名字在不远的将来,会是什么样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帝国的疆域放在地图上,一个巴掌都遮不完的….

        白宁搓揉了一下脸,神情?#24597;?#24930;?#25351;礎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公文的结尾处…有点奇怪的,上面标注却写着:“失踪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ps:二更完毕。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09243.html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