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厂公(一语破春风) > 第四百八十六章 浩浩长风起

第四百八十六章 浩浩长风起

        小雨落在树?#26007;?#20986;沙沙的声响。  .往东过去,人烟渐少的山麓间,水雾缭绕笼罩的半山腰上,一座破败的庙宇,燃着火光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    飞蛾绕着火堆起舞,满是泥土?#39029;駒游?#30340;地上,几根兽骨带着肉渣丢弃在地上,五道人的影子或倒映在残垦上,或拖在地上,往破庙里面,有更多人的身影挤在一起躲雨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雨水哗哗的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形敦实,满脸横肉的男子朝火堆里扔了一根木头,片刻后,望向泥台上面躺着的魁梧身影,“大哥,白天的时候,为什么不让俺再打过….走了几十里路,还是没想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面兽双臂枕着头合着眼,没有开口。火堆一边的女子轻轻折断一根树枝,朝那敦实的男人扔了过去,“不长点心……心狠手辣那?#19968;?#19978;去就被打的跟狗一样,你呢,一个照面就被别人打出去,还打….小心把命给赔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?#20474;?#25105;干啥…”一名身上缠着绷带的男人,躺在地上仰了仰头,像是动静大了一点,扯到了伤口,说完话时,疼的咧咧嘴,又靠回地上望着火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以为老子想被打的那么?#36965;俊?#24515;狠手辣撇撇嘴,“娘的,那?#19968;?#22826;可怕了…我刚上去,对方那速度,快?#21335;?#20154;,还没反应过来,刀鞘就顶在胸口,一口气没?#20384;?#23601;….?#25302;?#26469;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丧心病狂捡起地上刚刚扔过来的树枝,丢过去,弹在对方脸上,“呸…窝?#36965;?#36830;手都没出,老子心里咽不下这口,不行….”他摆摆头,“不行…非杀他全家不可…不行,老子现在就要去,心里憋的?#21693;堋!?

        “去….你他娘就死了。”泥台上,魁梧身影忽地坐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火焰陡?#28784;?#20102;摇,那边四道目光看过来,人面兽心坐起,脚踩在倒塌的泥塑上,庙宇里陡?#35805;?#38745;了下来,只有火焰噼啪燃烧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人武功很高….至少我们五个一起上去也是死的份。”阔口慢慢张开,雄浑的嗓音响起在安静之中,人面兽心一只手磕在膝盖上,望着四人的目光:“一路上,我都在想这样的人会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谁啊。现在受伤了吧….走的时候还叮嘱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灯火在堂屋里轻摇,窈窕的身影剪在纸窗上走动,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,取过一些磨好的草药,倒了稍许的水开始搅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打杀杀的….在所难免会受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凳上,白宁屈着腿这样坐的?#34892;┠咽埽?#21018;刚你说到东厂白宁…他武功有多高啊,但你说天下无敌就有点夸张了,那周师傅算什么。”随即,他动了动,想要伸展身子活络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?#30333;?#19979;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望过来,细眉皱起,明亮的双眸却是眨了眨,白宁顿时又重新乖乖坐了回去,小声嘀咕:“以前还看不出来挺凶的啊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昏黄灯光里,惜福拿着?#30933;?#20102;治疗外伤药沫的绷带过来,“刚刚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宁摇摇头:“没什么,就?#30340;?#21018;刚把那东厂提督夸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影蹲下,慢慢揭开撕开一道口子的衣袖,边将绷带缠上去,一边嘴角含笑:“这到也不是夸大的….我爹就是打不过对?#21073;?#25105;给你讲,我爹是很厉害,可那东厂白宁更厉害啊,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,你懂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懂….”白宁笑了一下,?#20843;?#20197;到头来,其?#30340;?#22312;夸自己是最高的那座山啊,不然传闻里,你可是伤了对方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!”惜福眨巴眨巴眼睛,明眸齿白的得意笑起来,?#20843;?#20197;我才是天下无敌呢….以后行走江湖,本姑娘罩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小手在对方手臂上拍了拍,“伤口处理好了,不过你一个大男人,皮肤好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宁正微笑着,听到她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包扎露在外面的手臂说出这句话,那表情顿时把他逗乐了,差点从?#39318;由?#25684;下来,便点点头:“因为?#39029;?#24180;都在屋子里啊,家境殷实,又是读书人,只不过后来妻子失散了,才出来寻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怎么会武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家传的….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惜福歪着头摇了两下,辫子摇晃间,望着对?#21073;?#22768;音脆脆:“那现在有你妻子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还没?#37034;傘?不过这年月兵荒马乱的,我也不知道她是否安好。”白宁脸不红的随口胡咧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不自觉的降下,与望过来的女子目光对上,一瞬间俩人静静的看着对方。隔间只听到不算很丰盛的宴席已经进入尾声,偶尔还有几声划拳的呼喊传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?#21834;?今天惜福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移开视线,小脸爬上一抹红色,神态?#34892;?#25197;捏,“爹?#19981;?#26469;了,虽然他冤屈还没洗清,不过能看到他安然无恙,心里就很高兴,所以….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外,此时响起脚步声过来,刚要说话的白宁张开的?#21073;?#21448;闭上,惜福整个?#32557;?#30005;击般弹起来,拉开距离。片刻后,周侗?#34892;?#24494;醉,带着夜鹰三人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发生的事…老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虽然中间?#34892;?#23545;事情?#34892;?#20559;颇,但还是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人态度诚?#36965;?#22823;大方方并不?#31508;巍?

        白宁起身抱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….黄兄武功简直了得,以一敌多不落下风。”山狗抱着酒坛子嘿嘿直笑的插嘴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去,明显是喝多了。”猞猁推搡一把,说道:“明显是黄兄是?#39047;?#26080;匹,借力打力,那是把武功上的东西用到了?#39047;?#19978;,这次叫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挤在堂屋里然后聊了起来,不久,白宁提了一个提议:“既然周师傅现在还是有罪之身,再待城里显然不合适,不?#32557;?#20204;去其他地方走走,就?#31508;?#25955;散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侗坐在椅上,手中酒杯停了停:“老夫这身冤屈,想要洗清….怕是?#34892;?#38590;了,也?#30504;?#32769;夫现在也是气闷的紧,不如随你们几个年轻人一起去外面走走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边,女子看看自己爹爹,又看看白宁,抿嘴笑了起来,“好啊,我们去哪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周侗转过头,眉头忽然皱起来:?#25226;?#22836;…你偷喝酒了?脸怎么那?#26149;臁!?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惜福一把捂住脸?#30504;?#20687;是做了?#20979;?#20284;得,?#30007;?#30340;摇摇头:“没?#37034; ?可能….可能淋了雨,身子?#34892;?#21457;烫,?#28982;?#20799;….女儿去洗个?#20154;?#28577;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白宁打岔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如,我们去河.南府吧。”面具后面,语气?#38477;?#22068;角却浮起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雨沙沙落在破庙的房顶,雨滴从破漏的瓦片里落进安静的庙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人武功之高….红楼又让我等五个一起过来,要么是讨好对方卖一个人情,要么就是畏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面兽心走到火堆旁,雨水落在他胸膛上,声音继续:“红楼后面听说是有东厂撑腰的,咱们五个在江湖上都是有恶名,还不是想要靠着这棵树乘凉,如今过来,那人身份一定是与东厂有关,否则,这里面的道道就说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块头大,同样也很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长风吹过夜晚,在第二天天明时,白宁等人出城了,雨在这天停了下来,刮起了大风,从北方吹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意想不到的事,正合了白宁的心思。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09243.html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
彩票走势图大全表软件 微信福彩宣传标语 大底做号技巧 11选5彩票app 黑龙江快乐十分秘籍 吉林快3形态走势图 排球即时比分在哪里看 500万彩票网股票代码 重庆时时彩夜场 幸运飞艇一码独胆计划 17500乐彩网p3试机号 福彩6十1生肖开奖规则 法甲足球积分榜 双色球蓝球04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