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厂公(一语破春风)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永乐,嗯!‘永乐’

第一百七十四章 永乐,嗯!‘永乐’

        五月二十三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的杭州城非常的热闹,前段时间由娄敏?#23567;?#31062;士远等十来人定夺的良辰节日便是在今天,南方各地绿林豪杰蜂拥而至,之前数天举办的杀官盛会也在今天由前三甲者当着众武林同道的面,断肢烹尸,便是成了一道风景节目,拥挤的人浪中,便是有师兄妹三人艰难朝‘皇宫’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到的初阳高升,暖日照射宫门时,便是方腊的登基仪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充作临时‘皇宫’的王府内,?#19990;?#20043;声在祭天台上?#20013;?#39640;亢的说着。”余闻皇天之命不于常,唯归于德,故尧授舜,舜授禹,实其宜也。我方腊文韬武略、秉性纯良、恭俭?#24066;ⅰ?#19978;敬天地宗亲,下爱护天下子民。有尧舜之相,秉圣贤之能,忧思国计、振朔朝纲,堪担神器。朕为天下苍生福泽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念到这里停了下来,脑?#27704;?#19981;断响起‘是法平等,无分高下’这八个字,视线从手里那张昭告通文上移开,看向台下的广场上跪着的上百?#30002;櫻?#35270;线再往后移,便是形形色色过来观礼的江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手?#35835;?#19968;下,将那张昭告通文撕成碎片,扔?#24405;?#22825;台。?#31508;?#20040;狗屁东西”方腊的声音不算小,让娄敏中等文臣为之一愣,为了观礼过来的江湖人也是?#31561;唬?#22312;他们印象里,这些听不懂的东西,不正是该皇帝念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是狗屁东西”人?#35946;錚?#33487;婉玲窃笑了一下,随后便被李文书?#35835;?#25199;,示意她别乱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之后,在高台上,方腊的声音缓缓传来。”?#25749;?#20108;年,方某还在给豪绅?#26131;?#30701;工,每日勉强能挣些铜板填饱?#20146;印?#20182;便是这样开了一个头,平缓的叙述,一下让下面的人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过了一年,那时候我记得小皇帝刚刚主政?#21335;?#26395;他是一名有道明君,能让天下百姓不再穷困饿?#20146;櫻?#21487;后来方某想错了不久,苏州、杭州开设应奉局,大?#19968;?#35768;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什么叫应奉吧那便是侍奉官吏皇帝、供给皇帝,让他们无偿?#21335;?#21463;我们江南人的血肉我大哥就是这样死的运送花石纲的时候,落水淹死,?#19981;?#35768;没有死但?#20063;?#20182;不会再想回来的,那是人间地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腊眼眶湿润,闭上眼睛

        朝阳高升,激烈的攻城在歙州当先打开,云梯架设城?#21073;?#25968;万人从四门蜂拥而上,?#32922;?#19981;断的拼杀,血与头颅飘?#24853;?#33853;,城墙上下骤然之间犹如一朵盛开的血色花朵,无数尸体城墙上栽倒,云梯不断有人中箭中刀掉下来,暗红色?#21335;?#34880;与尸体混杂交织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战鼓的声音从攻城开始直到日暮未有停歇,待得一位叫王惟忠的禁军将领站到了城头,他的?#26029;攏?#28404;着鲜血,随着明教方守将晁中的倒下,武朝的旗?#38393;?#26032;插上城头,这场战斗终于在精疲力竭?#26032;?#19979;帷幕。

        彤红?#21335;?#38451;下,另一支?#28216;?#27491;?#36132;?#22025;兴,与一名叫方七佛的人杀到了一起”一年后,我们勉强还能活着至少也有一个寄托,是法平等,无分高下,便是心里的寄托,可?#25749;?#22235;年,那场大旱晒得地裂叶枯,遍地焦?#30130;?#31291;谷颗粒不收。我们连树皮草根都挖来吃不饱,官府依旧上门讨税、敲?#36965;?#32780;官府的粮仓里却是装的满满,不曾可怜分毫这天不拿我们当人看,这朝廷也不拿我们当人看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腊鼓起内力,?#32431;?#21435;,他张开上臂迎着风,雄浑的内力带着声音怒吼着:“可为什么,我们要别人来施舍?为什么要别?#22235;?#25105;们当人看,才能是人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吹过来,带走了他的声音,仿佛全杭州也因这声怒吼安静下来了。方腊伸出的手慢慢握成拳头,立在风中,“我方腊!从一个泥腿子,到得如今!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,你们也是看在眼里,这南方现在便是我们的………….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金元巷,暗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雄浑的声音从天空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…是方腊的声音吧,说的挺好。”栾廷玉坐在石头上,八菱铜棍依在他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嘶…嘶…嘶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对面,林冲拿着一块石?#20961;?#26029;的打磨枪头,听到那股声音跑过去,手里停顿一下,随即磨的更快,更大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夜就动手。”他头也未抬轻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榻上,杨志撑起上半身,望着黑?#25285;啊?#25226;我刀找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杭州,地上。李文书心潮澎湃的看着高台上那人,就像号令群雄的武林盟主,但他在这一瞬间忘记了,那人已经是统领南方的新皇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婉玲百般无聊的打折哈欠,秦勉捏着拳头,崇拜的盯着那人一眼不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今天,?#28909;?#27494;朝把拿我们当人,那我们就自己做人,自己活?#21335;?#19968;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今天……曾经失去的,我们就从这里拾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法平等,无分高下,便为永乐——”高大伟岸地?#20185;?#36527;站在高台上,雄浑的咆哮,犹如惊?#33258;?#26477;州上?#29031;?#21709;,下面无数人闭住呼吸仰望着、颤抖着、激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有一个人举起了臂膀喊了起来:“圣公——万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法平等,无分高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永乐!万岁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面无数的人汹涌激动,高举着臂膀呐喊着,无数道声音汇成一片,无数道炸雷轰隆隆在内天空连串起来,压下来,让人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永乐王朝,昭告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   ?#40723;?#38477;下,夜城依旧喧嚣,城里人来人往,喝酒吃饭,杂耍轰轰闹闹的一片,大街小巷都是江湖人戏耍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宫当中,早就内定下来的朝廷文武班子齐聚一堂,在‘圣公’方腊的住持下,召开了百官宴,明教内部除了?#26391;?#22312;外的将领,重量级的如:新封的四大元帅,便有三个在,左右丞相祖士远、娄敏中,枢密使吕师囊均也在?#23567;?

        “包天师…为何闷闷不乐?”娄敏中过来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,随后又走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包道?#39029;?#30528;?#24120;?#25226;手中举起的酒杯重重的放回桌上,“天师…狗屁的天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酒杯一丢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喧闹的酒宴,不夜的城,?#26007;?#26263;藏,人影幢幢摸着夜色出了巷口,分成两拨。城外冷刀擦着夜色的风,无数脚?#25945;?#30528;崎岖,靠向名为?#36132;?#27807;的地?#21073;?#21917;酒划拳的营地,在顷刻间,?#26007;?#21010;破黑夜,无数道黑影突然冲破了桎梏爆发出恐怖的冲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杀戮。

        鲜血、人头,一个措手不及的瞬间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ps:今天改文花了很长时间,抱?#31119;?#31532;一更送到。然后我要出门去一趟医院,亲人坐院,要去?#32431;礎?#36824;有上一章修改了一点。(未完待续。)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09243.html)

  请?#20146;?#26412;书首发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