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厂公(一语破春风) > 第一百二十章 干爹

第一百二十章 干爹

        兴和五年,进入四月后,春汛也来了。水?#24187;?#26174;抬高了许多,水舟乘风破浪在河面上航行,白宁等人的航线由南向北,穿过苏州、扬州直插京东西路的河道,直达兖州,这样会节省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杭州的事,或许只是一个小插曲,一个挽回自身缺陷的插曲,如今机会错失,也就没有再去想什么弥补的必要,那晚对自己内心?#21335;?#28068;,让他更清楚的认识自己,认识存在灵魂当中那个暗藏的‘东西’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方杰和方如意,这是他的失策之处,失策他头脑不?#36877;眩?#38543;随便便就那么信任对方。而且——从他俩人的行为准则上,白宁已经清楚的看?#21073;?#36825;些明教对官府的恶意,?#19978;?#26397;堂那帮人永远也看不见,他们眼光一直盯着那点权利,盯着北伐大业。只要不举旗造反攻打州府,他们便不闻不问,否则这片大好江山就不会到处都是山头?#33267;?#30340;土匪山贼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一个教派?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组织累积到了广大的教众基础后,便会发生另一种质量变化,重新打散、调整、吸取精华再重组,最后制定一个新的目标,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这目标是这个武朝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宁望着水面凫鸟在划过,钻进水里,再扑腾着冲出来,它嘴里叼一尾小鱼,欢快的飞到岸边啄食。随后,小晨子拿着最新的情报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纸张上记载最近一段时间,南平那边发生的事情,以及童贯回京后,开始整合禁军,行事老?#36153;?#30142;,大有在七八月份就要出兵的架势,并且已经着人派往女真准备联盟,前后夹击大辽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让步退出朝堂的白宁来说,这件事依旧让他发堵,他?#20197;?#26009;,只要童贯带兵北上,明教绝对对在这个时候造反,甚至直插京畿重地。到那时,天下大?#36965;首?#30772;灭,他一?#32440;?#31435;,刚刚成形的东厂绝对会跟着覆灭,这是不愿看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帮?#19968;錚?#30495;是别人不造反,就不会重视。”白宁手指敲着桌面,节奏飞快,白眉紧缩,似乎在想着后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直接用东厂的势力碰撞过去。也是得不偿失,甚至会引来官家的震怒。”曹少钦思索考虑一番,对于眼前的僵局,似乎也是没有多少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靠在舱门边雨化田嘴角微微勾起,斜眼过去,看了一眼桌上的情报,淡淡道:“不如?#21697;?#20182;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白宁沉吟片刻,点头道:“打梁?#21073;?#21681;?#19988;?#35825;他们挂上替天行道的大旗激怒陛下才能顺利出兵,如此要让方腊提前举旗造反不是不可能,就是有一点难度,不过咱?#19994;?#26159;可以用那张药方作点文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提起毛笔,在案桌前写起奏章,字间提到那药方配出的药效能让人延年益寿,简直无价之宝,?#19978;П幻?#25945;方腊麾下的人抢走,间接指出这伙人在江南一带势力庞大,多达二十余万教众,而自己只有区区数百人无法撼动等云云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当中?#34892;?#22840;大的成分,但也相去不远。只要是个人没有不动心的,更何况哪个皇帝不希望自己能?#32570;?#20154;活的久?如此,赵吉必然会让江南等地的官员去索要,至于方腊那边如何交的出来,那已经不是白宁他能想的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他在青鸾谷闹出的动静,和那神医的死,江湖上必然会宣扬出去,也由不得赵吉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宁看着身旁二人,?#36797;?#36947;:“攘外必先安内,这便是本督在南平的第一?#21073;?#36825;信息上,提到那里出现了带有神这种匪号的人,口音是南方的。想必就是方腊麾下的江南十二神了,或许没有来多少,但一定要打痛他们,杀他们几个,让方腊也知道什么?#34892;耐础!?

        ?#20843;远?#20027;的第二步就是让官家派?#34917;?#21592;去索要药方。”曹少钦冷漠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,“把他们逼的不得不杀官造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一条大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宁望着汴梁的方向,目光阴冷,“那些来北方的什么十二神,或许方腊还不知情,因为还有?#22235;?#35843;动他麾下的人,如此,事情一旦暴露,他?#38405;?#20113;教?#19981;?#20986;?#33267;?#30165;的,宫里那个蠢女人....呵呵....哈哈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狰狞的大笑起来,桌角被其一把抓?#21335;?#28866;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船只进入苏州后,天色已晚,黑夜中下起了大雨,江上刮起了风浪。出于安全考虑,不得不在苏州码头停靠一晚。

        水浪起伏,呼啸的风着船身摇摇?#20301;巍?#28783;火在舱内摇曳,昏暗狭小的舱内,白宁坐在一张大椅上,看着阴暗的角落那里,缩卷着一个娇小的身影,颤颤?#30446;模?#38750;常的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几多大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宁目光盯在那里,淡淡的?#39318;牛?#35821;气并未有多少凌厉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,那个娇小的身?#23736;?#20102;一下,昏暗中看到对方两根小辫子惊慌的晃了晃。随后,白宁拿过餐盘,上面放着散发诱人香味的甜点,推了过去,滑到角落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不知道,你爷爷和你阿爹是怎么死的?”白宁讲着,“原本他们是可以活着的,而?#19968;?#27604;以前活的更好,你和你姐姐,嗯.....那个比你大的是你姐姐吧?#30933;?#21644;你姐姐原本是不用分开的,可,那两个?#22235;?#24212;该认识对吧,他们抢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,你们也看见了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?#36947;錚?#23567;小的身影或许挨不住饥饿,偷?#30340;?#36807;一块糕点又躲回到角落里吃着。或许听到对方说的话,身子僵住了,反正就是不动,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把事情做绝了,在逼?#25671;?#20182;们甚至把你爷爷气死了,你们应该在场的,应该能回想起那一幕的,对吧?想想看,如果不是他们抢了我的东西,把你爷爷气病,一切不好的事都不会发生,小姑娘,你说这一切是不是他们一手造成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糕点落在?#22235;?#26495;上,随着船只摇晃滚出角落。那里小小的身影忽然抽泣起来,哭的非常伤心。白宁面无表情站起身,或许是说完了,他准备起身离开,那番话就像一颗邪恶的种子播下去,在?#24418;?#25104;型的思想观念里或许能开出不一样的花朵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玲珑.....九岁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角落里传来一声嘶哑、清脆的童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宁打开舱门,外面大雨如注,他侧过脸,露出笑容,冲角落里的身影招招手,“跟?#20384;矗?#25105;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小小的身影慢慢走出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宁笑容更盛,透着阴森,“或许你可以把我当作父亲,来,?#24418;?#19968;声干爹。”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09243.html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