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厂公(一语破春风) > 第一百一十章 暗中的较量

第一百一十章 暗中的较量

        夜里,浪花卷涌,以及水面被破开的声音混杂在一起。水面上三个庞然大物在移动着,楼船上烛火憧憧,隐约看到人来人往,可却是没有一点多余的热闹。这是京杭运河之一,由北向南承载大型船只的漕运,白日里,这条河道上大小船只来来去去,此间夜晚,大多船家靠岸休息,水面上便是空荡荡的,偶有船过来,见到三艘楼船,便是立即躲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深了,除值夜的皂衣巡视着,些许的吵闹声、走动声也渐渐停息下来。一顶鹰翅宝冠摘下来,抽出发簪,一头柔顺的银丝如瀑般滑下,披肩。床上,傻姑娘辗转一下,踢开被褥,梦里迷糊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慕秋微笑着轻轻替她重新盖好被子,便出了舱门,外面的夜风飒飒,站在舷首时,银发、袍摆随?#24222;?#38754;而来的风,摇摆着、飞扬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消息如何?#20426;?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的灯笼下,曹少钦抱剑立在那里,他目光凌厉,似乎对未来要发生的事,充满?#34987;?#38632;千户那边尚未有消息过来,或许已在半道上了。只是…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什么?#20426;?#30333;慕秋侧脸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少钦虽?#24187;?#19978;无表情,眼色中还是透着些许疑惑,“属下不解的是,为何要将十门神风火炮运到杭州来,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袖口一甩,白慕秋转身往回走,衣袂翻飞间,与曹少钦并肩时,他声音冷漠,传进对方耳朵里,“多看少说,按着本督说的去做,不要想着去质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曹少钦低下头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白慕秋又道:“靠岸杭州后,运进城里以后不要声张,?#26085;?#22320;方安置下来。之后便和本督一起去青鸾?#26085;?#37027;叫虞冲之的人,他手上有一偏?#21073;?#21681;家很?#34892;?#36259;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平那边绿林如何处置,请督主示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只是诱饵而已,被人利用了……”白慕秋扶着船栏,看着黝黑的水面,“本督也放了高断年他们几个诱饵过去,看看谁先按耐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光阴冷,视线的那头,忽然一根火把沿着河岸奔驰,示意摇晃着,随即中间一艘大船放下一条小船,划向岸边,从那人的手里取过什么东西,然后朝这边过来,交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那宣纸拆开,递到白慕秋手上时,他仅仅是看上一眼,便扔进了风里。曹少钦两指在将飘走的纸?#20598;?#20303;,仔细看上面的内容,脸色凝重,“果然如督主所说,咱们那边的探子已经被人清理了,作风和咱们东厂很相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那个女人太蠢了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慕秋冷笑着,转身回到舱内。

        ?#38054;偶?#36733;消息的纸张被风吹走,掉进河里。曹少钦的视野那头,仿佛天边狂风卷着黑云,朝这边席卷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一场暴雨要来………而巨舟依旧裂浪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雨过天晴的南平小县,苏婉玲?#37027;?#19968;个人打开房门,还未偷溜出去,就被二师兄秦勉给逮了一个正着,不过随后两人却是结伴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雨后的第二天清晨,地面上的水尚未干,路面泥泞,两人在街上闲逛着,所遇到的江湖中人,面色凝重,感觉整座县城里密布着一股暗藏的萧杀,每个人神色匆?#36965;?#20598;尔遇到一两个可以攀谈的,也是几句话说完便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街上吃过早点,却是听到一些消息,昨晚雨夜里,县城各处都发现不少尸体,身份大多是?#20384;?#30340;助拳的江湖好汉,也就是?#33633;?#20598;尔的两三具尸体,慢慢开始演变成几十人在同一晚上被杀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县城气氛骤然间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吃过后,准备打道回府,将这消息告诉李文书,途中却看到街旁围拢一批人,气氛颇?#34892;?#28909;闹,不少人鼓掌喝彩,甚至大笑。与县城里的其他地方截然相反,苏婉玲和秦勉自然?#34892;?#22909;奇,凑上前,垫着?#20598;?#30475;上一眼,原来是有个江湖手艺人在那里耍杂技,那人长的很英俊,身形匀称,与眼前这堆江湖好?#21512;?#27604;,多了许多文雅,而且亲?#23567;?

        第一眼,苏婉玲就对这杂耍艺人?#34892;?#22909;感,看到精彩处,不由跟着人群叫了一声好,随?#27492;?#36716;头对秦勉道:“师兄,我看二师兄和骆老爷子他?#38054;?#22825;愁眉苦脸的,不如把这人带回去,让他们换换?#37027;?#21543;。”

        ?#25353;?#20010;陌生人回去,恐怕不好。”秦勉摇头拒绝,连带看那杂耍的青年也?#34892;┠张?

        见被回拒,苏婉玲哼了一声,转头继续看。没过多久,些许是那人累了,坐下来歇息,不过言语中还不忘与周围江湖人套着交情,这人说话很有分成,拿捏的也好,让不少人?#36816;?#22823;有好感,有的便干脆就坐到他身?#36816;?#20102;些话,口中叫着‘?#20540;堋?#25110;者‘以后惹事,找?#25671;!?#20043;类承诺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的人群终于都散去后,苏婉玲便走了过去,脆生生叫那卖艺的青年,“你在这里卖力气也挣不了多少钱,不如跟我到一处地?#21073;?#37027;里人出手阔?#25314;?#24212;该能让你赚上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人很英俊,唇红齿白,笑起来时更是让人心醉。他一边整理卖艺的东西,一边摇头说:“不去,有钱人家很吝啬,不如街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是死心眼。”苏婉玲?#26263;潰骸?#25918;心好了,有?#20197;冢?#35813;你拿多少都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盯着她,沉吟片刻,才点头,“行,冲姑娘这份义气,小义便去一次,不过稍等我用过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他从脏兮兮的?#21363;?#37324;掏出一张?#26432;?#20276;着水壶里的水吃起来。苏婉玲见他落魄的样子,心里寻思了一下,说:?#30333;擼?#26412;小姐带你去那边食?#33080;?#21435;,别啃大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勉早已看的嫉火中烧,奈何对方只是一个卖艺的人,要是动手肯定能打的对方服软,可他心高气傲,倚强凌弱的事,也是不愿意干的。?#30333;?#24072;妹几次无果,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过去,坐旁边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青年说话非常得体,饶是秦勉?#36816;?#26377;意见,被恭维两句后,也忍不住和他应和几声,饭桌间,?#34892;?#20041;的青年一直带着气氛在走,把北边哪些好耍的,兼在段子里一起讲出来,逗师?#32622;?#20108;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?#24863;苏?#27987;间,秦勉不知不觉将昨日乃?#20004;?#22825;发生的、听到的,当作谈资说了出去,以免自己没了话说,颇?#34892;?#20002;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临近正午,街?#20384;?#24448;的江湖人越来越多,人群攒动,三个魁梧雄壮的人在里面挤搡,一个大和?#23567;?#19968;个披发头陀还有一个粗矮露胸的凶恶汉子,恰好三人看到了这边食肆,便一起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一进店里,视线微移,脸上便僵了。视线正中的那桌,背对的青年或许察觉到了空气中气氛的微妙,陡然抬起头,随即露出微笑?#36816;?#23113;玲二人说:“小义有事先走一?#21073;?#25913;日在去府上表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不等二人反应过来,抽身便从木栏那里轻轻一跃,跳到街上。秦勉微微张着嘴,想说这人怎么吃过饭就跑了,北地这边的人怎么都不?#31185;住?#24573;然间店门口,那三人纷纷冲上街道,撞开人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他们当中谁喊了一句,?#25226;?#23567;?#36965;?#20474;杀了你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禅?#21462;?#21452;刀、板斧举了起来,照着那跑出去的背影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ps:抱歉,第一更完了,因为是两条平行的直线同时进行,有点难写。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09243.html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