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厂公(一语破春风) > 第一百零一章 打皇帝

第一百零一章 打皇帝

        阳光暗下,再到次日升起,又划过天空逐渐西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彤红?#21335;?#38451;映着繁华的汴梁城,街市渐渐冷清。在绣楼后面,金钱巷内驶出一辆马车,粉色车帘内,安静的坐着一个女子,以及涂抹厚厚一层粉末的?#25351;?#20154;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衣裙摆的女?#28216;?#24494;皱着眉头,看着身侧的人,?#34892;?#36131;怪。“李妈妈,师师一个人去便是了,何苦?#25351;?#21435;,到时那位提督大人会多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是龙潭虎穴啊,妈妈要是不去,深怕你回不来。”***拍着自己卷曲的大腿,随即又怯怯弱弱的问:“那位东厂提督不会看上师师了吧?#20426;?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掩着脸,干嚎一声:“我苦命的女儿啊,要是过去,且?#30343;?#35201;守活寡了啊,哎哟,这可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师师掩着嘴轻笑一下,?#35835;?#25199;李蕴的衣袖,“妈妈真会开玩笑,提督大人地位尊崇,而?#20197;?#24050;有妻?#36965;?#22914;何会看上师师一名妓子,妈妈还是莫要再这样说下去,传了出去,怕是会引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妈妈慌了神,想岔了。”这位***连忙陪笑,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贴着时?#21073;?#39532;车缓了下来,李师师与李蕴站在车辇上看着气派的白府,饶是她们见过不少豪门大户,可见到曾经作为权倾一时的濮王府邸,还是忍不住震撼,尤其‘白府’两个煌煌大字,听?#30340;?#26159;当今圣上亲手提笔写的,不由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门前,此时站着两个黄门却是?#36947;了?#30528;话,一人手握浮尘哈欠连天,另一个却是鼻青脸肿,整个人肿大了一圈。小晨子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衙内啊,你爹被杀了啊,怎么还待在咱们东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嘶~”高沐恩嘴角动了一下,扯到伤口,疼的咧了下嘴,“我爹死了,又?#30343;?#25105;死了。再说,正因为那老王八死了,我高沐恩更要待在东厂,不然谁罩?#36965;?#32769;子外面那么多仇?#36965;?#20320;想我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有人来了,高沐恩正了正身躯,目不?#31508;櫻?#24403;先一位却是白衣长裙的大美人,眼里还是不由亮了一下,检查了二人帖子后,便放了进去,便让管家接着去了后院。随后,小晨子旧事重提,“可你经常挨打也?#30343;?#20107;啊,那东厂教头好像跟你有仇似的,每见你一次,便打上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吧打吧,反正又死不了。”高沐恩揉了下脸,想起那张熟脸,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白府内上下忙碌着,将里里外外彻底打扫一遍。甚至?#34892;?#22320;方挂起了喜庆的灯笼,正厅那边连青砖都擦拭了一遍,又叫来了汴京城各大酒楼的名厨,足有数十位,要求每一位做出自己最拿手的那道菜。

        夜幕降临后,忙碌的事终于渐渐消停。

        白?#35282;?#31449;在檐下看夜空,今次宴请皇帝赵吉,也是想把讨梁之战中,关胜等人推进他眼里,好在受封官职时,多给予他们一些。还有一个想法便是他之前考虑过的,要在赵吉身边安插一个能吹枕头风的枕边人,否则与那赫连如心计较时,多?#34892;?#26463;手束脚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这京城当中,才色冠绝的恐怕就是那李师师了,她本是犯官之女,?#37034;啄角?#20030;荐,入宫?#30343;?#38590;事,也不怕她?#30343;?#25484;控,毕竟一个从小在青楼长大的女子,想来也?#30343;?#20160;么贞洁烈女。

        ?#30343;?#36825;名分,却是有一点问题,白天之时,白?#35282;?#20415;想过这个问题,毕竟以一个青楼女子的身份入宫恐怕是不行的,太过卑贱,于皇室礼法不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逐渐露出的繁星,心里叹了一口气,转身回到堂厅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胜和陈氏却是一身喜庆大袍迎过来,“兄弟,贵客怎么还没到啊,厨子的菜肴都准备好了,你看能不能透露一下今日哪位贵客要来咱们府上啊?#20426;?

        白?#35282;?#30447;着他二人,声音清湛,“兄长和嫂嫂是不方便见的,如此还请回避为好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外面传来喧哗,一队衣皂衣宦官先行过来,见过白?#35282;?#21518;分散警戒,赵吉的身影也渐渐出现,此时一身普通衣?#26469;?#30528;,倒像一位俊朗儒生,一把文士扇把握在手中,?#25945;?#39118;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见过官家。”白?#35282;?#33258;觉一跪,其身后周围家仆统?#24443;?#20102;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白胜夫妇吓?#27809;?#36523;一抖,连忙跪在地上,脑门触地,一动不敢动,饶是他们知道自家弟弟乃是皇帝身边的人,可真见?#21073;?#21644;常挂在嘴边又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吉拍拍白?#35282;?#30340;肩膀,以示亲昵,“又开口自称奴婢了,朕当日怎么说的?#23458;?#21518;绝不可再提奴婢二字。快快起来,朕可是饿坏了,进了大门就闻到一桌饭菜香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举?#25945;?#20102;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一名着紫红宫袍的宦官上前,想要上前虚扶,白?#35282;?#21364;是站了起来,眼光一冷,“你是何人?#20426;?

        那太监?#34892;?#24494;胖年龄五十许岁,涂粉抹红,脸上无须,差点忘记眼前人的身份,连忙躬身道:“回提督大人的话,奴婢乃是陛下新提拔?#20384;?#30340;殿前公公曹正淳,饶幸今次出行?#38376;?#23138;跟随,才得以见到提督大人当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”——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?#35282;?#24494;微转身,问他道:“可想过来东厂谋个差事?#20426;?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提督大人的话,奴婢只想伺候在陛下身旁。”且料,曹正淳言语恭敬,却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跨出两步的,白?#35282;?#36523;子停顿了一下,脸侧过,满含冰霜,?#23433;?#20844;公恐怕忘记了,本督还身兼后庭内务总管一职吧?#20426;?

        曹正淳浑身一抖,连忙跪下,“奴婢该死,奴婢且敢忘记大总管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孺子可教。”白?#35282;?#20919;哼一声,拂袖进了正厅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偏厅里,白胜躲在那里,垫着脚往那边看了看,随即对身旁颤抖不已的人说,:“老四啊,?#23576;?#21482;能帮你到这里了,剩下的?#28034;?#20320;自己表现,那边那位可是陛下当面,千万莫要失了礼数,还有那白头发的可是?#36710;?#24351;,乃是陛下跟?#26263;?#32418;人,那可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要是冒犯了,到时候杀你就跟杀条畜生一样,到时俺可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四自然紧张的浑身发颤,使劲的吞咽唾沫,脸上全是虚汗,不过他目光紧紧盯着那边一头银发上,充满渴望,嘴里默默念叨着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哆嗦着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那边响起水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哗然一片,就听一个?#30446;?#32458;绊的女声说:“你打...相公....惜福....惜福便要打....你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乱哄哄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ps:好吧,食言了,我的搓,今晚在?#24433;啵?#26412;来想跟一个大章,结果人物太多,怕刻画不好,就截成了两章,下一章明天写了。还有真的不要投催更票啊,我一章都没拿到过。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09243.html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