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厂公(一语破春风) > 第一章 我是太监?

第一章 我是太监?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凄厉的惨叫,从一栋矮瓦宫社传出,叫的撕心裂肺,痛苦难当。这处宫舍是供太监休息的监栏舍,里面最里间一张脏乱的木床上趴着一个十五六岁大的小太监,晾着淤血发青的屁股咬着牙痛苦的直哼哼。

        擦药的老太监放下止血祛瘀的药碗,不?#25512;?#30340;点点他额头,道:“你这小兔崽子,真是命大,硬是撑过三十板没死,看你往后还莽莽撞撞,冲?#25830;?#25668;政王那是要掉脑袋的,这次算你走运,可别有下次了,念你刚入宫,洒家也算是为你求过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太监趴在木枕上瞧了一眼,艰难的拱手,从怀里掏出几块碎银递过去,“?#34892;?#20844;公大恩,奴才下次机灵一点就是了,好叫公公不用为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转怒为喜,不着痕迹拿过了那几块碎银,“你这小太监挺懂事的,不枉洒家给你擦药,大家都是宫刑的可怜人,洒家记住你了,以后叫你小白,洒家可是带班卫公公手下的人儿,你这人机灵,卫公公那正好缺一个,?#25749;?#21518;可来寻洒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老太监揣着碎银出了屋,留下小白也就是小太监一个人半死不活的趴在那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那太监走后,小白这才吁出一口气,侧脸靠在木枕上,心里却翻起惊天骇浪,?#28216;?#24819;过自己居然穿越了,附身在一个刚刚受过宫刑月余的打杂小太监身上,巧合的是自己?#37034;?#24917;秋,而这小太监也姓白,不过却?#37034;?#23425;,一个全?#26131;?#25237;无路,只得卖身宫廷贴补家用的可怜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身的那一刻,刚好是小白太监冲?#25830;?#26435;倾朝野的摄政王赵武,被打三十大板时其实已经死了,好巧不巧刚好被白慕秋给撞上,于是醒过来的时候,从小太监的记忆里悲哀的发现自己******没了,那可是男人的尊严啊,尤其是白慕秋活了三十年的正常男人,这比死还要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恰恰又没有时间给他悲愤。

        做为一个现代人,对现代电视剧?#24515;?#20123;宫斗场景再熟悉不过了,这里应该是皇宫,自己这奴才身份,如果不机灵点绝对活不过两集,那可是和战场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?#19968;?#20102;三十年的男人,职场上怎么也是饱经风霜,所以才有刚才送礼的那一节,好歹?#24808;?#25856;点关系才成,一点银子而已,送出去总能再赚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,疼痛渐渐代替了意识,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?#25351;?#32447;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数天后,白慕秋能下地了,却呆呆的望着周围的宫廷?#23621;?#27004;舍林立,看建筑风格以及小太监脑子里的记忆,他确信自己来到了一个类似宋朝的朝代,但?#20174;?#19981;是宋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有大辽,有西夏,占据中原的大国却不是教科书上记载的宋朝,难道自己来到另一个?#24187;媯?#36824;是多重宇宙?一想到这里,悲从心来,毕竟自己原来的世界可不是孤身一人,家有老迈的母亲,以及妻儿等着自己,那天好死不死被同事拉去喝酒,然后开着车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醒过来,人就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时代。

        贪杯害人啊,白慕秋坐在门槛上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,算是?#22836;#?#27605;竟就这么一个身躯,他可不敢保证自杀后就能回去,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端着簸箕扛着扫帚去打扫朝觐殿,至于那天老太监说的话,白慕秋是不信的,也多亏没抱太大?#21335;?#26395;,那老孙子一去之后再没出?#27490;?#20272;计也知道自己身上已经没有油水可榨压,算了算了,就当自己到了新地方结个善缘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还是认命吧!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老天也让自己重新活了一次,哪怕是太监身份也好,就当是自己来这个世界旅行了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没了命根子后,白慕秋怎么也不习惯,上个厕所要蹲着,走起路来,总感觉下面凉飕飕,尤其是看到?#19978;?#37027;道触目惊心的豁口,心里就直发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心里不由默默庆幸自己穿越来的那一天不是受刑的那一刻,不然绝?#36234;?#21463;不了那种剧痛,以及心里的创伤,谁能眼睁睁看着小兄弟被取下来?

        白慕秋自?#39318;?#24049;是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话又说转来,他发现这个世界的历史和自己原本时空偏转的厉害,会不会存在能把小小兄弟复原的办法?

        边走边思考的时候,他已经来到朝觐殿,还没开始打扫,?#23545;?#23601;看到一个同样十五六岁的小孩坐在石阶上郁闷的看天,眼里不时闪着哀愁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慕秋眼睛毒,一眼就看出敢在皇宫大内里这样肆无忌惮的人是谁,结合年龄,他心里猜的八九不离十,记忆中,好像?#23454;?#26159;个小孩,不然那个赵武亲王就不会成为摄政王,权倾朝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机会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白慕秋舔了舔嘴皮,这是个?#27809;?#20250;,一定要把握住,?#26434;?#21700;这种没多少见识的小孩,他多少有点把握。于是?#30333;?#19968;副懵懂的模样在那小?#30001;?#36793;扫地,扬起的?#39029;?#30452;接引起他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孩怒目竖眉指着白慕秋呵斥道:“你是何人手下当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慕秋立即装?#27809;?#24656;的表情,顺势一拜,“回贵人的话,奴才这是今日当值太监,月前才入宫,不知贵人是什么身份,还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他说这话的时候,脑子里顿时一鸣,只听一声:“触发?#23454;?#30340;影响,获得因果点,开启系?#24120; ?

        机械般的电子合成声在他耳中响起,顿时让他目瞪口呆,这是传说中的金手指?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小孩似乎很满意白慕秋的表情,以为自己气势将其震住了,故作豪气,单手一挥,“今日就免你死罪,但要罚你讲个故事给朕...我听听。”(http://www.50549923.com/book/109243.html)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054992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?#32602;簃.xshengyan.com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
单场总进球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云南快乐十分今天开奖走势图 36选7期走势图带坐标 无错六肖中特无错九肖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 中彩网深圳风采 好运彩app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安徽11选5前3直选遗漏数据 浙江福彩生肖6十1中奖 天津市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500彩票网手机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全图 白姐内部透码